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第七章:我他妈有的是钱

第七章:我他妈有的是钱

    在将近十分钟里,耿皓把衣服兜、沙发缝隙、烟盒、纸巾筒、杯子和瓶子之间,卡座周围几乎全部翻了个遍。


    “打火机到底能丢哪了啊,我明明就放在桌上了,怎么就会不见了呢?”


    他像是强迫症一样,不断的叨念着。后来他干脆将所有人都从沙发上赶了下来,废了半天劲,将沙发挪开了两寸,趴在地上,伸手去够沙发下的缝隙。


    “唉,把手机递我一下,我照照在不在这底下。”


    一桌人围着卡座尴尬的站着,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连侍应生都过来,连声询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算了吧,别找了,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大家都在哄劝着耿皓。


    “等会等会!别说话!我好像看见一个打火机,够不着……唉。”


    耿皓使劲伸着手,在沾了一袖子灰后,终于摸出一个打火机。可一看,就忍不住骂起来:“操!不是我那个……”


    他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失落。


    “算了,别找了。我们再在这儿站着,人家还以为我们干什么呢,等会经理都要过来了。”andy念叨了一句。


    耿皓愣了愣,这时才意识到众人的为难。当下只好拍了拍衣服,从地上起身,连忙让大家回到沙发上坐下。可刚坐下,耿晧又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抓了小郑,不死心的问道:“哎,对了,刚才……你帮我问问刚才过来坐着的那个男的……他有没有看见啊,会不会是谁拿错了啊?”


    小郑愣了下,嘴角耷拉下来,有些不乐意的模样,“不是、你让我怎么问啊?我、我和他又不熟……”


    “你不是加他微信了么,你帮我问一下嘛。”耿皓央求道。


    小郑翻了个白眼:“可是我俩刚打完炮啊,让我怎么问?不知道的,他还以为我多倒贴呢~”


    耿皓张了张口,把接下来想说的话闷在了嘴里。


    他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脸,一幅悒悒不乐的模样。因为那个打火机,正是祁宏后来补给耿皓的生日礼物。


    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闷,最后于瑜戳了戳小郑道,“你就帮耿皓问一句呗,不就一个炮友么,发句微信又死不了。”


    小郑不情不愿发了条信息。对方回复,只说没有看到。


    ——很重要的打火机?我可没动过你们桌任何东西!


    小郑把聊天记录展示给耿皓,耿皓抿着嘴唇,道了声谢,闷闷的窝在沙发里。


    气氛变的更加沉抑,彼此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孙衍之出来打圆场。


    他点了根烟递给耿皓,劝解般地说道:“男朋友送的生日礼物,想必很贵重。也难怪丢了要心疼。我那里有几个收藏的zippo,我回头送给耿皓一个吧,也怪我,今天一来,就让皓皓丢了打火机。”他笑了一下,像在打趣自己把霉运不小心带了过来。


    大麦连忙推了下耿皓,示意他回应。毕竟孙衍之和众人不熟,今天是第一次同他们一起喝酒。


    “不用了……谢谢你。”耿皓摇了摇头,客气地回绝了。


    这时杨予香招呼侍应生把空杯子收走,又点了许多酒和小食,听到对话,忍不住回过头来吐槽:“屁的贵重啊!我其实早特么的想骂了。你说你过生日,你老公就送你一个破打火机?我是没见过你们家老祁,但就冲这打火机也让我对他没能有个好感!你能不能别丧了啊耿皓,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的!”


    杨予香推了一下耿皓,终于把大家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又不是多值钱的玩意,你让他再给你买一个不就完了么,你至于这么闷闷不乐的么。”


    “老祁肯定不会再给我买了……”


    耿皓抬眼看了下杨予香,手里那根孙衍之递给他的手卷烟,早已经被掐灭了,他不断抠挖着烟纸,把里面塞得密实的烟叶都捏了出来。


    “这个打火机上次丢过一次……我落在出租车上了。还好老祁留了小票,花了五十块钱让司机给送回来,就这他都念叨我好久,说我用东西不在意……”


    “这回再丢了,他铁定要骂死我,他肯定不会再给我买了。就这个打火机,还是我俩在一起这么久,老祁唯一送给过我的东西,我俩在一起半年了,他就送过我这么一个打火机!”


    耿皓说着说着,难过的眼圈都要红了。眉头皱起来,嘴唇抿着,眼角都耷拉下来。


    他其实只是想表达,他真的很珍惜那件礼物,这几个月来他看在眼里,祁宏连给自己买双袜子都舍不得,却还是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个精致的zippo。


    只是这句话,听在别人耳朵里,难免便就变了味道。


    “他还能骂你?你们家老祁,也他妈的真是够小气了!”杨予香总结说道,“你俩在一起小半年了,他特么的就送过你一个礼物?老子找人上个床,爽了都他妈的还送块表呢。你们家老祁上辈子抠门神附体吧。”


    耿皓瞪了一眼杨予香,气的拿脚踩他。杨予香躲了过去,还满脸无辜,“我靠我说错了么?你问问小郑啊!他之前和他那店长搞在一起,那男的送了小郑多少东西?”


    耿皓挪了挪屁股,不愿意搭理杨予香。


    小郑跟随着埋怨:“是啊,就他家老祁?我都觉得耿皓是瞎了眼,就这样一个男人,还能交往这么久,要是我三天就踹了。”


    “他还不喜欢耿皓出来和咱们玩呢。”andy补充道。


    他们一边说着,便一边纷纷的抱怨了起来,仿佛都在控诉着这小半年来的不解,并嗔责着耿皓因为交了男朋友,而对他们的冷落。


    孙衍之一直若有所思的听着,到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耿皓,摇着头浅浅地叹息,“皓皓……如果一个男人,从不肯为你付出什么……那他一定不是真的爱你。”


    耿皓抬眼,倏然愣住,下意识的摇头想反驳。


    可心里,却又不由自主地因为这句话轻轻颤了一下。


    耿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老祁早就休息了。


    客厅里,只留了一盏光线昏暗的小台灯。烟缸里堆着十来根烟蒂,沙发和地板上,散落着男人随手乱扔的内裤、袜子与背心。


    大概是因为独居久了,所以祁宏的生活习惯里总归带着许多单身男人的散漫与邋遢。


    耿皓换了鞋,弯腰将脏衣服一件件捡起来,进厕所的时候一并将它们扔在了脏衣篓里。


    刷牙洗漱过后,他关上客厅的灯,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


    他看见祁宏正侧身躺在床上,弓着背,留出了半边床铺的空位给他,睡得很熟。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祁宏从来不会留意到这些细节。


    男人甚至会为了省电,而下意识的将灯全部关上,导致房间里黑漆漆一片。


    不过在耿皓几次晚归之后,他似乎才终于察觉到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生活,因此男友外出的时候,理应要帮他留些光亮。


    耿皓脱了衣服,磨蹭着爬上床,从背后抱住祁宏。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打从心眼里都在喜欢着祁。说不出什么理由,但只要能和祁宏待在一起——哪怕就只是挤在沙发上,玩着无聊的手机游戏或是一起看枯燥的晚间新闻,也都让耿皓觉得安心与满足。


    他从不吝啬于将这种喜欢挂在口边,一次又一次的去向祁宏表达。


    然而祁宏却好像已经习惯了沉默与保留,他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想法与心意,宣诸于口。


    耿皓从背后轻轻蹭了蹭祁宏,见男人有些不安的翻了个身。


    “……回来了?”祁宏在半梦半醒之间嘟囔了一句,然后伸手搂着耿皓,便又睡了过去。


    【tid=37718】


    耿皓在黑暗里,抱着祁宏,用身体感受着男人皮肤的温度。


    他说:“老祁,你再给我买一个打火机吧,好不好?再送我一个就够了。”


    25


    祁宏长时间地没有说话。


    无光的黑暗,遮住了男人所有的神色与表情。


    耿皓眨了眨眼睛,许久之后,把头扎进祁宏的肩膀处,小心地藏起了自己的失落。


    他觉得自己并不算是一个感性的人。


    只是人有时候,难免会在夜深人静的凌晨,感受到些许莫名的孤独和脆弱;


    此时耿皓与祁宏彼此皮肤相贴,他觉的明明身体是温暖的,可心里却又怀揣了某种泛着凉意的不安。


    他没办法不去猜测,或许他与老祁之间,从头到尾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而对于祁宏来说,他之所以承认这段始于“性”关系,也许只不过是在排遣寂寞罢了。


    房间里,祁宏楼着耿皓。


    因为久不动作,便连被耿皓挑起的欲望都慢慢疲软了下去。


    清浅的呼吸声,难免让人怀疑,他又熟睡了过去。


    耿皓徒然的睁着眼睛,眼前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老祁,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他忍不住又非常小声地问了一句。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连耿皓自己都觉得矫情得不行。可是他心里却又忍不住,想要得到某种确切的答案与肯定。


    祁宏闭着眼睛,呼吸仍旧平稳。


    就在耿皓以为祁宏真的睡着了的时候,男人却又在黑暗里,吻住了耿皓。


    那个吻湿软温热,动作清浅而又柔和。


    那样的动作,让耿皓不知怎的,就倏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一个是祁宏孤零零的站在树下,茫然又落拓的模样;


    另一个是在酒店里,高潮过后,他在暖黄色灯光下逆光而坐,笑容里仿佛藏着无限倦怠与疲惫不堪,却笑地温柔而无可奈何的模样。


    耿皓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心里忽然难过起来。


    他想祁宏对他,会不会也就是这样——因为太温柔了,不忍心伤害他,所以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


    黑暗里,他听见祁宏轻轻叹了口气。男人从背后搂住耿皓,在他耳边温声说,“睡吧,什么也别瞎想了。乖……睡吧。”


    ——那天晚上,这是耿皓唯一得到的答案。


    26


    睡醒的第二天,是个周末。


    耿皓起床的时候,祁宏已经把衣服什么的,都一股脑的扔在洗衣机里给洗了。


    “今天不用加班吗?”耿皓揉着眼睛,边问便往浴室走。而祁宏正蹲在厨房里,似乎在清理砖缝里的蚂蚁尸体。


    “哪能天天加班啊,今天不出门儿。”他背对着耿皓,叼着烟说道。


    耿皓哦了一声,去厕所洗漱。然后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衣服。


    他瞟了眼洗衣机,回卧室用自己健身的圆筒包收拾了几件衣服往里面塞。


    “那……那我趁着现在早,可能得出去一趟,去我叔那里,有……他找我说卖酒的事儿。”耿皓有点心虚,半真半假的说道:“我出门儿一趟,早饭就在外面解决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我给你带午饭吧?”


    祁宏站起身,回头瞅了他一眼,说了句成。


    他也没拆穿耿皓,从天通苑出门去他叔叔那公司,一个多小时来连来回都不够。


    耿皓其实是回朝阳门的家里换衣服的。


    他每过十天半个月,总要回家拿些新衣服来穿,然后将出去玩时,穿过几次的衣服扔回柜子里放着。


    之前一阵子犯懒,没来得及趁祁宏上班的时候去,结果这会儿,马上要约孙衍之去他叔叔那里谈事,所以怎么都要赶在周末把衣服倒腾了。


    他想,其实与祁宏同居了这么久,老祁总该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自己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穷。刚刚接触的时候,误会也就罢了。然而彼此在一起共同生活这么久,要是再看不出来,祁宏的脑子也就白长了。


    只是关于“钱”这方面的误会,耿皓从好不好明说,而祁宏也不会主动去提。


    耿皓走了以后,祁宏又把厨房收拾了一圈,才点了根烟在沙发上歇着。


    门铃响的时候,他以为是耿皓回来了,顺手便去开门,结果发现是快递。


    因为想着一会也要下楼去扔垃圾,所以祁宏顺手就将盒子拆开了。自从耿皓住过来以后,三天两头有快递送到家里,祁宏帮他拆包裹,已经有些习惯成自然。


    刚开始的时候,祁宏还会忍不住的念叨两句耿皓乱买东西、花钱没数。买回来一堆一看就贵的要死的玩意。


    他是不明白,九块钱一支的牙刷有什么不好,为什么非得要用一千多的电动款?


    后来渐渐的,知道耿皓负担得起,祁宏便也就不愿意再去多嘴,免得说多了,自己也觉得招人烦。


    快递拆开,是一个纯黑色的精致盒子,而让祁宏注意的,却是一张写了字的卡片。


    皓皓,昨天你丢了打火机,我深感过意不去。既然说过送你一个,就必然不能食言,希望这个礼物你能喜欢。


    另外……也希望你能考虑,给我一个机会。我们昨天聊得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会比你的男朋友——更爱你。


    落款:孙衍之。


    祁宏拿着那张卡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手上的烟烧到尽头,差点没把他烫着。他甩了甩手,将烟掐在烟灰缸里,又去看盒子里躺着的那支一看就精致得不像话的打火机。


    最后祁宏一把将卡纸给团了,扔在垃圾桶里。又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翻来覆去的想着那几句话,越琢磨越不是滋味。


    27


    中午十一点钟的时候,耿皓从家里换好了新衣服塞进包里,还给老祁买了他爱吃的牛肉面。


    呼哧带喘的爬上了四楼,耿皓看了看时间,据他离开才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耿皓心里挺高兴的,毕竟难得周末祁宏不加班,两个人可以多些时间腻歪在一起。他每周就盼着这种日子,要不是迫不得已,他其实连这一个多小时都不想浪费。


    兴冲冲的掏出钥匙开门,人还没进屋呢,他就冲老祁嚷道:“我回来了。”


    他一边随手关上门,在门口换鞋,一边冲祁宏说,“老祁,我买了你爱吃的牛腩面呢,你快把餐桌支上。”


    话刚说完,他就看到祁宏正坐在沙发上,摆着一张臭脸,面色有点阴沉的抽着烟。


    “老祁?”耿皓叫了一声。


    祁宏听到他的话,翘着腿动也没动,瞟了耿皓一眼,问道:“你打火机呢?”


    问完末了,还又补充了一句,“我送你的那个。”


    耿皓扁着嘴没说话,他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听到祁宏质问,这会儿陡然就心虚了。


    “先、先吃饭嘛……不然一会面就坨了。”


    耿皓抬眼瞅了男人一下,把打包的牛肉面放在台子上,“老祁……你、喝不喝啤酒啊?我去冰箱给你拿?”


    他小心的抬眼瞟着祁宏,又看了看地板,然后一边说着,便一边跑去自己支餐桌。


    手刚搭在桌子的边上,就被另一只男人的手掌覆盖住了。


    祁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身站到了耿皓身后,他拨开耿皓的手,声音低沉地说:“放着,我来搬,你去把碗筷拿过来。”


    耿皓哦了一声,跑去厨房拿了两人碗筷,想了想还是从冰箱里拎了一瓶啤酒出来。


    啤酒是小瓶装的,以前祁宏都只喝大瓶的青岛雪花之流,只是自从耿皓搬进来以后,因为有时候他也喝,但却喝不惯味苦的啤酒,所以就自己出钱,把冰箱里的啤酒都换成了小瓶装的科罗娜与柠檬皮尔森。


    只是耿皓直到最近才注意到,自从自己添钱换了牌子以后,祁宏就鲜少再从冰箱里拿啤酒喝了。


    餐桌摆好以后,祁宏把椅子拉在桌前,又接过耿皓拿来的碗筷,将面条扣在了碗里。耿皓点的是一家颇为讲究的轻奢店里的外卖,打包的时候面条、汤料、卤肉、葱花香菜与辣子,都分开来盛放。祁宏将面条混拌好,又添了点辣椒撒在上面,才端给耿皓。


    两人面对面坐着,开始呼噜噜吃面。期间祁宏也不说话,耿皓偷偷地瞟他,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解释打火机的事情。


    耿皓想,其实按道理来讲,打火机既然已经送给了他,那便是他自己的东西了,无论丢或不丢,理应都与祁宏再无关系。只是生日礼物,又是老祁唯一送给他的唯一一件,所以便难免带了些类似于“定情信物”似的特殊意义,要照这么说,老祁也有理由责怪他。


    “我昨天去酒吧……”耿皓见祁宏吃的差不多了,寻了个间歇,犹豫着开口。


    话未说完,就被祁宏打断了:“你就说是不是丢了?”


    耿皓低着头嗯了一声。


    祁宏抿着嘴不说话。然后等耿皓又张口欲言的时候,突然起身走到茶几旁,拿了个盒子丢给他。


    盒子的边角挺硬,把耿皓的手给砸了一下,耿皓揉了揉小手指,拆开盒子来开,竟是一款打火机。“我天!老祁?”虽然样子丑的要死,款式也特别老土,但还是让耿皓惊喜不已,“你真的又给我买了一个?”


    他把盒子拆了,将打火机攥在手里,跑到沙发上挨蹭着祁宏坐下,一连声的问着:“你居然真的买了?什么时候买的啊?”


    祁宏脸色依然不太好看,瞥了他一眼,说道:“就你出去的时候,我去楼底下商场里买的。”


    耿皓把打火机放在手里,打着火又盖灭,来回把玩着,还炫耀似的在手指间转了几圈。“老祁你真好!”他嘿嘿笑道。


    然后想起一进门祁宏的表情,便转了个身,骑在祁宏的膝盖上,抱着男人没心没肺的开起了玩笑。


    “我说你一直臭着个脸呢……买打火机心疼了吧哈哈!~我还不了解你嘛,肯定是花钱了所以心疼了,老祁你别生气嘛……我又不是故意丢的。”


    祁宏瞪了耿皓一眼没说话,耿皓接着道:“其实你送我我就开心了,我把钱给你啊,多少钱呀?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再送我而已……”


    耿皓说着,摸了自己的裤兜就要掏钱。祁宏按住他的手,沉声说:“不用了。”


    然后男人又想起什么似的,皱着眉接着说:“你以后也别往我钱包里偷偷塞钱了,我自己多少张钱,都是有数的。用不着!”


    他的语气有点冷硬,面上似是一种不耐烦与不快的表情。


    耿皓的身体有些僵硬,沉默了几秒,垂着眼睛说:“是,就我傻!我钱包里钱都没数儿的!你给我放回来了我都不知道,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你花了,自个儿还他妈在那高兴呢!”


    他翻身下来,侧坐在了沙发上。打火机也仍在茶几上,抱了个抱枕闷闷不乐。


    祁宏推了推他,叹了口气:“皓皓。”


    耿皓扭回身道:“我给你房租你又不要!再我说现在自己也挣钱了啊,我昨天刚卖出十瓶酒!”


    祁宏揉了揉耿皓耳朵,无奈道:“我又没说什么啊……”


    然后他继续道:“是!当初我眼瞎,不了解情况,就自顾自的想着为你好,让你搬过来住,本以为我能照顾你……实际上,住这儿反而让你受委屈了吧……”


    耿皓翻了个身,挥开了祁宏的手。


    祁宏说:“可是房租我无论如何不会要你的,不然我成什么人?”


    耿皓愤怒地打断他:“怎么就成什么人了?就许你和我aa,我给你房租你就成什么人了?我一早就想说了,老祁你怎么这么他妈的大男子主义呢?”


    他瞪着祁宏说:“你干嘛要和我算的这么清楚?不在一起的时候,开房连个套都要aa也就罢了。每回去超市,我买点进口酸奶冰激凌,你嫌贵,心疼!嘴里不说但我看得出来。好,那就我付账,我抢着付就付了,你非得把你那些东西挑出来单结。”


    他想起祁宏低着头,一样样在结账通道上挑拣着物品,然后说“皓皓,这些还是我自己来结吧”的样子。


    “我买的零食你不吃,啤酒你不喝,就连牙膏你都不肯用我的。”


    耿皓忍不住一连声的把憋在心里许久的矛盾嚷了出来:“你算这么清楚,你让我觉得咱俩根本不是男朋友——连炮友都还不如!”


    祁宏垂着眼睛,始终沉默。


    两人气氛有些僵硬,耿皓心里憋闷难忍。其实他刚说完,就已经后悔了。他知道不该把祁宏那点可笑的坚持,如此摊开来暴晒在阳光下。仿佛在驳斥男人卑微的尊严。


    可是耿皓又不得不说。他已经无法忍受祁宏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那仿佛不仅仅是在拒绝使用耿皓的钱,而更像是在彻彻底底地拒绝着耿皓的满腔爱意。


    空气沉滞的如若稠雾。耿皓揪着抱枕的一角,不甘而怨愤的盯着祁宏。


    他知道自己最后的话语,或多或少还是伤害了男人。只不过他从小就爱面子,在吵架这件事情上,无论如何都拉不下姿态伏低做小。


    长久的寂静之后,终于还是祁宏率先道歉,“唉……皓皓……”他叹了口气,又把耿皓又拉回自己腿上,安抚似的亲吻他的颈侧。


    两人的面庞交叠,耿皓看不清祁宏的神色。


    “是我没本事,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罢……”他的声音低沉沙哑。


    耿皓扁着嘴,觉得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憋了半晌,终于喊了出来:“你穷,可是我他妈有钱啊!”


    ——我他妈有的是钱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