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第六章:我打火机不见了

第六章:我打火机不见了

    从那天以后,耿皓就搬进了祁宏家去住。


    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他其实真的有去找工作。


    先是找了一家机构,花了几百块钱,让人给他制作简历。


    价格昂贵,vip服务,简历公司自然也很负责。两方打过几个电话沟通,耿皓随便说了说自己的情况,最后出来的成品,竟也似模似样,至少看起来挺漂亮。


    然后耿皓便注册了几个招聘网站,海投一样把简历撒下去了。


    紧接着的一周里,他接连接到了无数面试电话。


    一开始,耿皓还很高兴,他总是打扮过后满心兴奋的前去赴约,可直到后来,渐渐便觉得厌烦。


    说到底,终究还是因为没有学历。


    来找耿皓面试的,多数是些中小公司,或私人企业。老板与人事坐下来同耿皓聊天,也基本上是看中了他的当兵经历。


    他们提供的耿皓的职位,要么是司机,要么是总裁助理,再或者一些类似秘书、保镖之类的岗位。


    薪资微末与加班辛苦,倒也罢了,最关键的是,耿皓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面子。


    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自小娇生惯养、出生起含着金汤勺的小少爷。他如何做这起这样伺候人的差事?


    现实的落差,给了耿皓一重重的打击,让他觉得郁结。在之后的将近一个月里,他甚至形成了某种——看到陌生来电打进自己的电话,就让他感到厌烦躁郁的条件反射。


    他曾经尝试着从祁宏哪里寻求安慰。


    祁宏对他自然的温柔的。只是男人并不觉得,那些提供给耿皓的职位,有什么不好。或者说他无法理解,耿皓的不满究竟源自哪里?


    而耿皓,他总也不能对祁宏说,其实是因为自己心底觉得那些岗位,听着太低贱了?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他知道自己但凡要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以祁宏那颇为正直的为人,肯定要气的恨不得揍他一顿。


    所以那一段时间,耿皓只能更加频繁的出去与朋友喝酒,以缓解心里的不痛快。


    在这个过程中,他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恋人,与自己的朋友之间,似乎有着某种“两相生厌”的不可调和。


    他尝试邀请祁宏去参加朋友们的酒局,祁宏总会以工作忙、或是太累了为理由,推脱拒绝。


    “你和他们去玩吧,我在家等你回来。你自己玩的开心些就好。”


    而当他试探着对朋友们说:“我现在正和老祁在一起呢,要不我叫上他,我俩一起过去”的时候,朋友们大多也会打着哈哈笑道,“那这样就下次再聚吧,我们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和男朋友的二人时光?”


    一来二去,耿皓渐渐不再强求祁宏融入他的圈子,或是迫使朋友们接受祁宏。


    耿皓其实明白,祁宏的理由并不全然是借口,他确实又忙又累。每天朝九晚五去公司,加班不说,便是花费在交通上的时间,也占据了男人大部分的空闲,他只有周末才能抽时间休息一会。


    而且耿皓看得出来,祁宏并不喜欢他们的聚会,他会觉得尴尬、拘谨。浓烈的酒精与劲爆的音乐,非但不能缓解他的压力,更像是一种负担。与其参加聚会,祁宏更愿意与耿皓两个人在家喝些酒,然后带着醉意上床,用做`爱的方式去纾解。


    不过耿皓所没有察觉到的是,他的朋友们对祁宏无缘无故的排斥与恶意,其实也与自己有关。


    耿皓长的很帅,且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他板着脸的时候,显得高冷又凛然,可是笑起来或是开口说话的时候,又会不自觉地散发出性`感与带点儿骚浪的纯真。那种矛盾感,像是浓烈的荷尔蒙一样强烈的吸引着他周围的男人。


    而他与朋友们,在这一个小圈子里受多攻少。于是但凡哪个零号,看上了哪个男人想要勾搭或引诱的时候,只要将人带到耿皓面前,那人必定会巴巴的贴上去,觍颜朝耿皓示好。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到还不至于让人觉得气愤和嫉恨——毕竟朋友们也承认耿皓更有魅力的事实。


    然而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看上的人欣赏耿皓也就罢了,耿皓却偏偏无数次不屑一顾地冷淡拒绝——因为他沉迷在一个名叫祁宏的“一无是处”的男人的怀抱里,还欣喜的无法自拔。


    要知道祁宏这样的男人,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得上的那一类。


    ——于是厌恶、排斥,与恶意便由此而生。


    而孙衍之的出现,则更将这一切,推至了顶点。


    耿皓与孙衍之第一次见面,是在相对安静的line吧。


    那时候,他和老祁已经交往了差不多小半年。因为在找工作的事情上屡屡受挫,耿皓最后还是不得已,给自己老爹打了个电话。


    耿秋明接到电话,心里挺高兴的。就因为他把耿皓塞进部队这件事,儿子足足怨了他三年,两人关系一度很僵。


    这次耿皓主动找他,说的还是工作的事情,耿秋明满心安慰,电话里直夸了乖崽懂事了。


    然后他联系了一位自己交往多年的拜把子兄弟,那人在北京做白酒起家,他让耿皓过去锻炼锻炼。


    耿皓大体上答应了。平时也不用坐班,就是帮那人拉拉单子,主要是卖酒,以此来学学生意经。


    而他的一众朋友,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也都表示了极大的支持。


    而他们支持的表现就是——


    介绍了孙衍之。


    这晚,lineclub。


    “其实说起来……我和孙衍之,认识也有差不多四年了吧。”大麦抓着脑袋回忆道,“我一直租他的房子啊,我应该和你提过几次的。他就是我房东。”


    耿皓回想了一下:“就是金融街那套房子吗?我记得是他自己买的,然后客卧空出来了,他又常年不在北京,所以就租给你,也顺便让你帮他看房子?”


    大麦点头:“对……你倒还记着。就是他嘛,我平时都开玩笑管他叫房东——就是孙衍之。他二十岁就开始创业了,现在公司都已经上市,做跨境贸易。”


    耿皓哦了一声,挑眉说:“那听着够厉害的呀!所以他和杨予香的小叔也认识?”


    杨予香正窝在沙发里玩手机,闻言撇了撇嘴,“是啊,估计他俩有什么生意来往吧。反正我和孙衍之不熟,就是知道这么个人,要不是为了你……哼。”


    他说着,还白了耿皓一眼,一副“为了你我牺牲良多”的样子。


    耿皓锤了下杨予香的肩膀,笑嘻嘻道:“行啦,知道你对我~好兄弟。”


    然后一边不客气的灌了他一口酒。


    杨予香就着耿皓的手,喝了好一大口威士忌,辣的直脸红。他瞪了耿皓一眼,“嘁”了一声,然后把手机给耿皓看,“这不,老子拉下脸,这和大麦这轮番请的,今天人家终于是答应过来玩了,你就赶紧让他给你卖酒吧!就他那手腕,随随便便给你拉点单子,往非洲卖!你这几百箱酒的生意就出去了。”


    他晃了晃手机,又探身朝大麦那边看。


    大麦腼腆地笑了笑,确认说:“是,他也刚和我说了,一会儿过来一起坐坐。你是不知道他多忙、多难请……一天到晚全世界各地的跑,平时很少见他出来玩。”


    大麦说着似模似样叹了口气,“他能出来喝一会儿酒,要是让des那帮人知道了,咱们这卡座得挤爆了不可。”


    耿皓夸张的叫了一声,开玩笑似的把靠垫从背后抽出来堆在了旁边。


    “那赶紧占着座位,保不齐今晚就有谁在line吧呢,不能让那帮小骚`货过来抢男人。”


    说道这时,原本在和andy聊衣服的小郑突然嚷着插了一句,“哎!说起来,我是没见过孙衍之,不过他应该是个一号吧?”


    大麦回想了一秒,点头道:“应该……是个一号?不过他很少带人回来做,平时也不是那种爱约的人,我几乎没见他和谁在一起过。”


    杨予香低着头,不知道在刷什么,眼睛几乎离不开手机,随意回答道:“我知道,就是个top!你们仨抓紧往上扑吧,能傍上他绝对不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玩笑似的用手点了点于瑜、andy、小郑三个人。


    小郑哎哟了一声,立马做正身体发了个骚,像是有点摩拳擦掌,“极品攻啊,唉我得努力一下了。”


    andy翻了个白眼,嘲笑他:“宝贝儿就你呀,算了吧~”他点了根烟,过了会垂下眼睛叹气道:“可惜孙衍之看不上我。”


    杨予香抬眼看了andy一眼,笑了笑没说话。于瑜和小郑则被彻底勾起了好奇。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外面天色渐黑,夜生活逐渐拉开序幕,line吧的人多了起来。


    暗紫色的镭射灯带着闪烁的银白色的光点,在地上、墙壁上,所有的空间里漂浮晃动。远处舞池里开始下人,夜店的驻场歌手,也将曲子换成了更加快节奏的英文舞曲。


    孙衍之便是在这时,姗姗来迟。他穿着一身很板正的西装,外套搭在手上,衬衫领子部位解了几个扣,领带叠起来塞在左胸前的口袋里,露出了一个尖角。整个人像是刚公司会议里出来,随随便便捯饬了一下行头。


    但是偏偏,这身打扮,正经里却又显出一丝禁欲,让那深邃眼睛,平添了几分温柔的意味。


    他一出现,所有没见过孙衍之的人,都觉得眼前一亮。便连耿皓也盯着孙衍之的脸,多看了好几秒钟。


    20


    “不好意思,路上稍微有段堵车,来晚了一会儿。”


    孙衍之走到沙发旁,拍了下大麦的肩膀,然后逐一扫过众人,嘴角挂笑,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耿皓和于瑜几个人,还处在略微的呆愣中,孙衍之低头对大麦低头说:“这么多帅哥,你不给我介绍一下?”


    大麦腾了个空,让孙衍之坐下,位置正好是耿皓对面,“杨予香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孙衍之笑道,“自然。”然后转头冲杨予香说,“好久没见你了”


    杨予香放下手机,懒洋洋招手,叫了声孙总。孙衍之与他客气地寒暄了几句。


    然后大麦又依次介绍了其余的人。说到耿皓的时候,孙衍之突然插了句嘴。“你……是不是当过兵啊?”


    耿皓有点紧张,又因为喝了酒,而有些反应迟钝,他陡然听见孙衍之的问话,不由露出点疑惑的神情,然后老老实实点了点头说:“是啊,去年刚退伍没多久呢。”


    孙衍之恍惚了一瞬,笑了笑,在耿皓点烟的时候,竟主动递过自己的打火机。


    这个举动,隐含着几丝试探亲近的意味,耿皓吓了一跳,连忙摇手,拿出自己的打火机打着火。


    一桌人都简单介绍了之后,杨予香招手又点了几杯酒。


    这会lineclub的人,已经变得多了起来,没过一会,果然有熟人来打招呼。


    “这不是于瑜么?”


    “andy,你们今晚也在这儿玩呢?”


    “杨予香啊,可有一阵子没见你了,今晚有约了吗?”


    桌上的人各自应付着朋友,或是彼此间介绍着。受到关注最多的,自然是耿皓与孙衍之。


    好不容易,将那些自来熟或是别有目的人打发了之后,众人在卡座里又坐了一会,场内的气氛渐渐升温。


    表演台上的歌手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后面三根亮银色的钢管,也各自被三名身材火爆的脱衣舞男所占据。他们手扶着钢管,随着节奏绕着钢管转圈,赤裸的皮肤在闪烁灯光下的散发出诱惑。


    andy和小郑,被人拉着去了舞池。沙发上座位不再那么紧凑,杨予香推了推耿皓,示意趁着现在的机会,赶快接触孙衍之。


    耿皓抬眼看着杨予香,有些求助的意味。而这时,孙衍之竟然主动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到耿皓的斜侧方。


    “说起来……好像过来待了这么久,也还没来得及找你要联系方式?”


    孙衍之坐下以后,双手交叉搁在膝盖上,身体前倾,贴近耿皓的耳边说着。


    他一边说,一边从钱包里拿了名片递给耿皓,用一种仿佛温和期盼的眼神看着耿皓。


    “你介不介意给我打个电话?”


    21


    耿皓看着孙衍之,有一瞬间,他竟突然害羞了一秒钟。


    他连忙低头接过名片,掏出手机开始拨号:“啊啊……我、我叫您孙总合适吗?”


    孙衍之愣了下,短暂的恍神过后,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捂着嘴噗呵笑了出来。


    他弯着眉毛连连摆手,“别、别,你可别听他们瞎叫……你这么叫我……总让我有种自己已经很老了的感觉……”


    “直接叫名字就行,或者你愿意,叫哥或者衍之都行。”


    这时候孙衍之的手机亮起来了,屏幕上正显示出耿皓的手机号码。耿皓挂了电话,孙衍之将号码保存,然后把手机递给耿皓确认道:“是这个‘皓’字吗?”


    耿皓嗯嗯点头,然后犹豫了片刻,和孙衍之说起了白酒的事情。


    商谈的过程,比耿皓预想的还要顺利十几倍。耿皓大体上说完之后,他简单问了些问题,便几乎是没怎么犹豫的,就将事情应承了下来。


    他答应帮耿皓动用自己的关系,走渠道往非洲和欧洲进行销售。


    不仅如此,他还自己当场就向耿皓定了十瓶收藏级的贡酒,说是送礼和请客用,钱直接转账进了耿皓的账户。光这一单,耿皓提成就赚了差不多小两万块钱。


    酒的事情聊得差不多时,正巧小郑从舞池下场回来。


    他勾了一个看起来挺“衣冠禽兽”的男人,被那人搂在怀里,两人脸贴着脸说笑。


    他们回到卡座这边,找了个空位坐下,andy就过来拉着耿皓,要他陪自己接着去跳。


    因为谈成了生意,耿皓难免兴奋愉悦,因此当他被andy从沙发上拽起来的时候,便也没有挣扎。朝着内场走了两步,他觉得微热,于是将外套给脱了。那天耿皓穿的是一件a|x的白色长袖t恤,腰间两侧的位置,拼接着条形的白色渔网纹,纹路虽然细密,但透过镂空的空隙,内里赤裸的皮肤隐隐约约的露出来,腰部的线条一览无余,简直骚的不行。


    他随手一扬,远远将外套扔回了沙发椅背,然后就随着andy进了舞池。


    22


    耿皓一向是玩得开的人,下场以后,简单热身几分钟,很快便high了起来。


    舞池内的灯光迷幻晦暗,连地板都在随着节奏颤动。强烈的鼓点冲击着耳膜,会让人的心跳都不自觉的随之加快。


    耿皓的舞感很好,加之身材挺拔。细瘦的腰肢、蜜色的皮肤,侧转的时候露出线条优雅的人鱼线,当他的全身都随着舞曲的节点在劲爆的乐声中尽情地舒张与释放时,便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了一种强烈的情色感。


    周围雄性的目光,带着一种征服般的色欲,黏着在他身上。肢体的摩擦、触碰,纯男色的诱惑,让耿皓开始浑身燥热。而那燥热却又随着不断地扭转舞动,慢慢转化成一种释放般的淋漓感。


    放纵与狂欢,让时间感变的模糊。在场内跳了一会,耿皓出了些汗,带动着体内酒意挥发,让他的神经愈发得亢奋。


    不知道什么,孙衍之竟然也进了舞池内。


    正在耿皓玩的开心时,整个人突然感觉腰间似被触碰。另一具男性的躯体,带着热意贴了上来,从耿皓身后将他虚虚搂在怀里。


    耿皓回过头去,见是带着笑意的孙衍之。他一个扭身,滑如游鱼般的脱开了男人的怀抱,然后冲着孙衍之眨了眨眼睛。


    孙衍之后退一步,笑着摊开手,做出一个无辜的表情,然后撤了几步,退出了舞池。


    耿皓刚刚略微升起的防备心,瞬间又被男人的举动,消去了大半。


    他没有理会孙衍之,转回头又自顾自的跳着。过了一会,却觉得有一股火热的视线,始终跟随在他背后。


    耿皓回头去寻找来源,看见背贴着墙站着,目光一瞬不眨看着自己的男人。


    他与孙衍之对视。这时另外一个面容精致的零号,渐渐跳至外围。他约莫是喜欢上了孙衍之,借着动作,扭转挨蹭着,便钻进了孙衍之的怀里。那人的腰肢很软,整个人依偎着孙衍之,贴着男人的身子,随着节奏款摆腰肢,身体摩擦间带着勾引诱惑的意味。


    孙衍之低头看了那人一眼,嘴角勾起笑了笑,任凭对方挑逗。


    没过多时,男人的身体受到刺激之后,便自然而然的起了反应。


    耿皓注意到了孙衍之的变化,突然就咧开嘴乐了起来。他舔了舔嘴唇,有些故意似的,在孙衍之的视线里,将一只手插进了自己牛仔裤裤腰,然后突然伸手抓了andy过来,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晃动着胯部,做出了一些类似性暗示般,充满色情意味的动作。


    andy看了耿皓一眼,不知想到什么,也眯着眼睛笑起来,乐意地配合着耿皓玩,竭尽所能的表现。


    耿皓本以为孙衍之很快就会带那个零号走。


    但是他们又跳了一会,孙衍之却始终贴墙站立。他随着那名零号在他怀中婉转求欢,身体动也不动的看着耿皓的方向,脸上一直挂着浅笑。


    耿皓玩了一会,觉得没意思,况且又有些跳得累了,便慢慢缓了动作,在andy耳边说了一句,开始往场外移去。


    刚出舞池,就见到孙衍之也跟了出来。


    男人西裤内的硬度,还没有完全消退,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勃起的痕迹。


    虽然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明显,但认真观察也绝对能够察觉到。耿皓一边走,边哈哈笑着嘲笑孙衍之。他向来有些神经大条。


    “你就这么出来了,放着它不管吗?你定力也太差了吧!~”


    孙衍之轻轻笑笑,嗯了一声,悠然说道:“没办法,太骚了……”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卡座,耿皓坐下来大口喝了几口冰酒。边朝着小郑问道,“刚才那个男的呢?放跑不勾了?你们一个个的守什么身啊”


    小郑倚在沙发上,瞟了眼耿皓,呸了一声,有些淫浪的笑说,“守个屁呀,勾上了……刚才去厕所,炮都打完了!我俩留了个微信。”


    耿皓暧昧的笑起来,歪着身子靠在小郑肩上,打趣道:“可以呀,不赖嘛~”


    说完以后,他便很自然的去摸烟盒,想给自己点烟。然而在烟盒周围摸寻一圈后,却突然坐直身体,惊叫了起来,“我靠,我的打火机呢?!”


    他这一嚷,叫的声音很大,连杨予香都从手机屏幕里抬头看他。


    耿皓探身,在桌上忙乱的扒拉着,将一个个杯子拿起来,不停翻找。等到找了一圈,却遍寻不见之后,整个人都开始有些坐立难安,“我靠,我……我打火机不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