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极品小侯爷 > 第614章 你傻还是我傻

第614章 你傻还是我傻

    随李潇兰一同返京,因隐藏于人群中,而未引起任何注意的颜如玉,拦住了方寸大乱的谢云儿。


    哪怕是面对这种严峻形势,颜如玉依旧满脸轻松。


    “云儿,莫慌。”


    “若只有令尊一人在大堂上,你冲出去,我绝不拦你。”


    “但是别忘了,风儿还在场。”


    “风儿与李乾明争暗斗至今,对李乾可谓是了如指掌,自然能够应付。”


    “这个时候,我们唯一要做的,便是要沉得住气,不要拖累风儿,节外生枝。”


    心慌意乱的谢云儿,感受到颜如玉眼神中的自信,竟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只要秦风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也绝压不到身边的人。


    谢云儿浮躁的心情,顿时平静了下来,隔着门缝,偷偷看向秦风。


    见秦风一脸轻松,甚至有些吊儿郎当,谢云儿便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似的。


    顿时底气十足。


    就在李乾和林太保,已经将谢弼逼入死角,觉得将谢弼一案,做成铁案,只是时间问题的时候,秦风突如其来的笑声,响彻大堂。


    大理寺卿拿起惊堂木,敲了敲书案:“肃静!”


    李乾心里一慌,毕竟秦风这厮鬼主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叫人防不胜防。


    “秦风,你笑什么?”


    “莫不是觉得翻案无望,破罐子破摔了?”


    别说大理寺卿和李乾,就连谢弼都微微皱起眉头,眼神尽是疑惑。


    感受到大理寺卿充满责怪的眼神,秦风这才有所收敛。


    只是脸上,却依旧透着浓浓的笑意。


    “谁说找不到临摹之人,就无法自证清白?”


    “陈斯离京在前,查抄密函在后,中间相差数日。”


    “若谢叔父真有通敌的打算,为何没有趁着陈斯在京都的时候,将密函发出?”


    “这一点,恐怕是说不通吧?”


    听到秦风这番辩解,不等大理寺卿做出反应,林太保的冷喝已经响起。


    “陈斯既是北狄大将,又是本次和谈的使者,自然会被黑尉司严密监视。”


    “谢弼就算想要将密函交给陈斯,也断然无法避开黑尉的视线。”


    “故而,谢弼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斯离开,错失发信的机会。”


    此言一出,秦风脸上笑容更甚。


    笑眯眯地注视着林太保,那种眼神,仿佛是在看白痴一般。


    林太保脸色一黑,没好气道:“难道老夫说错了不成?”


    秦风耸了耸肩,不答反问。


    “哦,敢问太保大人,这密函是什么材质?”


    林太保轻哼一声,不假思索:“自然是纸质。”


    听到林太保的回答,秦风故作惊讶,一脸诧异。


    “原来是纸质啊?!若不是太保大人解释,我还以为这密函是先天寒铁所打造。”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呢。”


    林太保眉头紧锁,明知道秦风这厮,肚子里肯定在酝酿什么坏水。


    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辩驳。


    “秦风!你有何见解,只管言明便是,何须阴阳怪气?”


    秦风眼睛微眯,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注视着林太保。


    “若这密函,真是谢叔父所写。”


    “明知道发信无望,为何还要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存放在府上?”


    “是觉得,这密函刀枪不入,毁不掉。”


    “还是这密函极为特殊,特殊到一旦毁掉,就无法复制?”


    “呵呵,把这种关乎身家性命,甚至整个家族生死的东西,留在身边。”


    “究竟是谢叔父傻,还是林太保您傻?”


    虽然秦风这番言论,无法直接洗清谢弼的嫌疑,却无疑给出了一个谬误。


    使得这个铁案,出现了松动迹象。


    林太保脸色难看至极,没想到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秦风的思绪还如此缜密。


    呆愣片刻后,林太保把心一横,咬牙切齿道:“秦风!你一个在押嫌犯,竟敢对本太保不敬!”


    “若胆敢再犯,休怪本太保对你不客气!”


    见林太保故意岔开话题,秦风不禁捧腹,摆出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嘴脸,笑眯眯地反问道:“林太保,打算如何对我不客气啊?”


    这话,犹如在林太保心里狠狠捅了一刀,几乎快要窒息。


    秦风这厮,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凶悍至极。


    连梁帝都在秦风面前栽了跟头,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极力安抚秦风。


    林太保又能拿秦风怎么样呢?


    见林太保脸色阴晴不定,秦风趁热打铁,嗓音陡然一变,厉声质问。


    “请林太保说清楚,为何谢叔父没有毁掉密函?”


    “若林太保答不出来,不如我替你回答,因为谢叔父,根本不知道这封密函的存在,又何谈毁灭证据?”


    林太保被怼得哑口无言,老脸涨红。


    他在朝为官多年,经由他之手,除掉的政敌,连林太保自己都数不清了。


    论口舌之利,林太保何时输过?


    但是今天,面对秦风这个黄口小儿,林太保竟如鲠在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算得上一个,晚节不保。


    林太保只觉得一股邪火,顺着心头直冲天灵感,竟然不受控制地踉跄了两步。


    林太保的反应,在场之人,尽收眼底。


    李乾不敢迟疑,当即接过话茬,大声呵斥。


    “好你个秦风,果然是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但说到底,你依旧是只凭猜测,没有实证罢了。”


    李乾就是咬死了秦风没有证据这一点。


    可是就在这时,大理寺卿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虽无实证,但秦风此言,无疑令密函这份铁证,失去了权威。”


    “密函无法再对本案,提供合情合理的完整证据链。”


    此言一出,李乾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一旦密函失去价值。


    就算谢弼依旧无法洗清嫌疑,但也无法再定他得罪了。


    李乾已经尽可能防备秦风,却还是严重地低估了秦风的实力,这厮思维之缜密,简直令李乾后背发凉。


    李乾不甘心就这么输给秦风!


    当即起身低喝:“此案关乎大梁安危,岂能如此儿戏?”


    “若想给谢弼洗清嫌疑,必须拿出与密函对等的证据。”


    “否则,本宫绝不会罢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