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极品小侯爷 > 第615章 李雍出手

第615章 李雍出手

    秦风给出的逻辑漏洞,虽然能削弱“通敌密函”的证力。


    但想要帮谢弼彻底翻案,必须要有强有力的证据。


    自从谢弼遭到陷害,秦风就已经派出锦衣卫,日以继夜地搜查证据。


    可惜,这京都城内,本就不是秦风的地盘,对于锦衣卫的活动限制太大。


    再加上李乾和林太保行事隐秘。


    至今为止,锦衣卫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


    就算是秦风,也已经到了极限,只能保住谢弼的性命,但只要谢弼一天没有洗清嫌疑,就一天无法恢复自由身。


    若是谢弼被一直关押在大牢里,谢云儿肯定会很伤心。


    见秦风沉默不语,李乾顿时来了底气。


    “若实在是拿不出证据,本宫也不逼你,至于谢弼一案如何定夺,自然由大理寺卿决定。”


    “大理寺卿深受圣人信任,向来刚正不阿,绝不会做出任何徇私枉法之事。”


    李乾深深地看了大理寺卿一眼,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他可以退让一步,不再逼迫大理寺,判谢弼死刑。


    但相应的,大理寺必须继续收押谢弼,按章办事。


    只要将谢弼限制在大牢里,就算无法弥补父皇这盘大棋的损失,至少能给父皇争取到一些筹码。


    进而,重新获得父皇的信任。


    “程大人,既然秦风和谢弼,无法再举证,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宣判结果了?”


    李乾不再给秦风任何喘息的机会,立刻催促大理寺卿结案。


    大理寺卿虽有心帮秦风,但若是偏袒得太过明显,势必会引起梁帝和李乾的注意。


    到那时,大理寺卿这个位置,自然也会不保。


    大理寺卿不再迟疑,命令主簿记录完毕后,合上案卷。


    望着堂下的秦风和谢弼,深吸了口气,沉声宣布。


    “秦风,谢弼,按照流程,本官再问你们最后一遍,可有举证?”


    “若无举证,即刻退堂结案。”


    “谢弼继续收押大牢,以后每半年才能重审一次。”


    “秦风虽是戴罪之身,但与通敌一案,并无直接牵连,因此可释放。”


    不只是秦风,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明白。


    一旦谢弼被继续羁押大牢,便相当于留给梁帝一个重要筹码,可随时以此,拿捏秦风。


    秦风绞尽脑汁,却也是毫无办法。


    眼看木已成舟,大理寺卿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当即拿起惊堂木。


    惊堂木落下,即意味着结案,而就在落下的前一刻,一个轻飘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等一下。”


    “本宫这里,有些东西,不知道算不算得上证据。”


    此言一出,现场所有人的视线,顷刻间汇聚到了七皇子李雍身上。


    李乾的心,猛然提到了嗓子眼。


    在此之前,李乾最担心的不是秦风,而是眼前的李雍。


    按说,这场夜审,与李雍并无牵联,于情于理,李雍都不该来监审。


    但是他来了,也就意味着,这里面肯定有事。


    此时李雍突然扬言,手中拥有某种证据,李乾怎能不惊?


    “老七,谢弼通敌一案,可不是儿戏!”


    李乾连忙站起身,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李雍,手心已经开始微微冒汗。


    李雍却面带微笑,缓缓自袖中取出一个信封,由主簿呈到大理寺卿面前。


    “这信中记载之事,算不算得上证据,由大人定夺。”


    李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然后扭头看向秦风,眼神流露出一抹深意。


    “秦公子,本宫这份证据,究竟能不能帮你和谢弼脱罪,就连本宫心里也没底。”


    “所以,不必报太大希望。”


    话虽如此,但是秦风却能从李雍的眼神中,感觉到十足的自信。


    仿佛一切已经胜券在握。


    秦风早就料到李雍来监审,绝不只是看热闹那么简单。


    但是李雍在最后关头拿出证据,直接将了李乾一军,倒是有些出乎秦风的预料了。


    而且……


    这个李雍,也太能沉得住气了。


    手里明明拥有证据,却一直隐忍不发,暗中观察整个过程,直到他秦风无计可施之际,才祭出底牌。


    既可以重创李乾,又能让他感恩戴德,可谓是一箭双雕。


    只是这证据,究竟能不能驳倒那封通敌密函,却还是个未知数。


    秦风连忙看向大理寺卿,却发现大理寺卿脸色严肃至极,视线不断在信封上来回扫视。


    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长长地舒了口气,将信封一同放入案籍之中。


    一时间,现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大理寺卿开口。


    尤其是李乾和林太保,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就连呼吸都变得无比急促。


    最后还是秦风打破了寂静。


    “程大人,这信封到底是什么?您就别卖关子了!”


    大理寺卿没有理会秦风,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李乾,那眼神似乎在告诉李乾,你完了。


    “这封信,绝对称得上铁证,并非物证,而是人证。”


    人证?


    秦风和谢弼不由对视了一眼,眼神皆是透着疑惑。


    这个案子,乃是由李乾和林太保一手策划,就算真有知情者,也早已经被灭口了。


    哪里会有什么人证?


    别说秦风和谢弼,就连李乾都一头雾水。


    “程大人,你说清楚,何来的人证?”


    大理寺卿眼睛一眯,沉声道:“这封信,乃是黑尉司的密档。”


    “这京都之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黑尉的眼睛。”


    “就连诸位大臣,昨日晚饭吃的什么,黑尉都能如数家珍。”


    “二殿下,林太保,你二人杀人灭口,这么大的动静,难道以为,真能逃过黑尉的监视?”


    此言一出,李乾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直接跌坐回椅子上。


    脸色已经一片煞白。


    林太保也好不到哪去,后背已经布满冷汗。


    黑尉……


    李雍提供的证据,竟然是黑尉司的密档?!


    感受到李乾眼神中的绝望,李雍却微微一笑,一如既往地平易近人。


    但是说出的话,却令李乾惊恐万分。


    “天底下,只有一人能够完美临摹谢弼的笔迹,此人便是谢府的老账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