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机场开酒吧 > 第2章 花月痕

第2章 花月痕

    第2章 花月痕


    酒吧里,不定期邀请我那玩音乐的朋友来演出,我会向他们支付一笔相当不错的报酬。


    每晚从六点开始,可能是一场潮流热歌的小型live演唱会,可能是经典曲目的钢琴独奏,也可能是贝斯、萨克斯或者小提琴等小众乐器的表演,就像是到pop mart(潮玩店)里抽盲盒一样,今天的客人说不准明天的节目。


    而在白天,取而代之的方式是从歌单里随机播放一些歌曲,有要求的客人可以根据点歌。


    这天,我晚了些回店里,店员告诉我,有个奇怪的顾客想要见老板,等了一个上午没离开过,喝了两杯“花月痕”和点了一首歌《孤勇者》。


    身患癌症的唐恬填词,陈奕迅为其演唱,很多顾客都喜欢这首歌。


    我问他在哪?


    吧台的最右侧坐着。


    那是一位身材稍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的打扮,条纹领带打得笔直,花式精美的皮鞋是amedeo testoni的去年的最新款。


    我招手示意调酒师调两杯浓烈的“晚花月痕”送来。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高脚椅:“先生,让你久等了,几点的飞机?”


    他停下了千思万绪,转过头望着我,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掏出登机牌,挥了挥,说道:“已经过点了。不过,无所谓了。”


    “你不像是有目的地的人。”


    “有的,我想要到林芝去,只是不着急。将死之人,慢慢走也无妨。”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


    此时调酒师递来了酒和小量蛋清,娴熟地把蛋清倒入酒里,左手用打火机把酒点燃,右手快速地用细长的不锈钢勺子上下翻动,蛋清在一瞬间在酒中幻化出千丝万缕,杯口大小的球形冰块落入酒中,把幽蓝的火苗扑灭,却没有溅出一点酒。


    “好手段!这是什么酒呢?”


    “晚花月痕”,调酒师说道。


    “和我点的花月痕有什么区别吗?”他疑惑地看着我。


    我接过话道:“基酒都是龙舌兰,辅以鹌鹑蛋的蛋清。''晚花月痕''所用的龙舌兰度数高很多,和52度的白酒相当,只在晚上才会拿出来给顾客品尝。白天顾客点的''花月痕'',龙舌兰的度数略低于红酒,10度左右,没法点燃,所以你刚才自然就看不到蛋清化开的效果。”


    我看他听得滋滋有味,便解释说:“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欺骗客户,两者的价格当然也是不一样的,晚花月痕是要贵一些。晚上到酒吧里的顾客,要么是刚下飞机想要喝一杯再回去的,要么是在飞一宿的旅途前喝一杯的,即便是醉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所以这种酒只在晚上提供。”


    “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但怎么中午就给我送来了?”他浅笑道。


    “看上去你并不想清醒着。”


    “被你说对了。”


    尽管酒吧里熙熙攘攘,但此时的空气像是凝聚不动,我们陷入了沉默,内心数着一分一秒地过去,端起酒杯,意味深长地呷了一口。


    “你是怎么把店经营好的?”他率先打破静默。


    “哦?”


    他补充说道:“咖啡店、麦当劳,奶茶店等等能生存在机场里不足为奇,但我从未见过酒吧能开在机场里,还经营得特别好。怎么看你都不像是经营酒吧的那种类型?”


    “你真想了解?”


    “是的。”


    我想了想,说道:“首先,我并不是你所想象的成功人士或者经商奇才。说实话,店铺是我的远房亲戚留给我的,20年疫情爆发之后,租客欠租跑了,也没人承租,只能自己收拾起来做点小生意。除了店铺,亲戚还留下来一个山窖,里面有着各种各种的酒。我不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八辈子就喝不完,于是就做个酒吧,把酒卖出去好了。”


    “说到经营,我没有什么过人的经验。这是我第一次创业,正处于疫情爆发的第一轮,门可罗雀,酒的搭配都比不上别处的好喝,为此十分懊恼。后来,我想到了,我只不过想把山窖里的酒卖光,并不是想经营好一家酒吧。于是我就把自己兴趣和爱好放入店铺的经营里,顺便把酒卖了。”


    “比如?”


    我轻轻捏起酒杯,“比如你所喝的酒,我喜欢中国风,酒的名字,酒的故事,酒的形状。这一杯酒,千丝万缕的形状,令我想到了一首诗,“酒入愁肠愁更愁。”,这愁绪啊,剪不断,理还乱。最终我就借用这首诗的诗名《花月痕》作为酒名。”


    我放下酒杯,直了直腰板,笑着说道:“当然,不仅是这些。还有很多其他的元素,比如音乐,炒股等等。”


    “来了几次,我也注意到了。”


    “不过现在的酒已经不难喝了。”我目光望向了正一聚精会神地用破冰锥鼓捣冰块的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她是我们店里的调酒师,有着调制美味酒的才能,作为年纪轻轻的实习生,接受一个月训练,就已经能调出足可以端到客人面前的东西。那时候,我认为她是个天才,为此,我给了她很高的工资和部分的股权,我们是合伙人关系。我中意这个女孩,她也信赖我,干得很卖力气。后来慢慢发现,她就像一块璞玉,越是慢慢打磨,色泽越是惊艳。”


    我接着说:“也许你会觉得,我没有一门出得厅堂的手艺,不过我看人和事情都有独特的直觉。经过这两年多的疫情扰动,我明白到:无人问津也好,技不如人也罢,你都要试着让自己安静下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热爱的事情,而不是让内心的烦躁与不安,毁掉你原本就不多的热情和安宁。抱歉,我今天说的话有点多。”


    他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我很想听。”喝了一口酒,缓缓吁气道:“是啊,内心的烦躁与不安,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热爱的事情。”


    接着又自言自语道:“我想我现在该去改签机票,回去睡一觉,再想想。谢谢你。”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


    “不客气,期待下次再见到你。”


    顾客走后,一女子从身后凑上来,幽幽地说道:“期待下次再见到你,怎么上次分别时没听到对我说这般话呢?”


    ?  ?各位读者喜欢的话,请给我投一票和收藏好吗?谢谢大家~


    ?


    ????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