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番外二:关于朋友那些人(完)

番外二:关于朋友那些人(完)

    新房装修落定,在等着涂料散味道的一段时间,耿皓和祁宏终于闲了下来。


    这天耿皓约了杨予香吃饭,他们已经许久不曾聚过。


    吃饭的地方,约在了杨经年新开的一家店,半是酒吧半是西餐厅,周围灯光暗淡,主推特色鸡尾酒,装潢与氛围都显得颇有格调。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最终你竟然还是和祁宏在一起了。”杨予香坐靠着窝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对耿皓说道。


    耿皓也学着杨予香,趴在对面单人沙发的扶手上,因为喝了酒而眯着眼睛,半睡不睡的模样。


    “有什么想不到的,反正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就有种‘是他了’的感觉。”


    杨予香撇撇道:“他有什么好的啊?就这么让你一见钟情?反正我是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况且,我也压根儿就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杨予香说。


    耿皓嘿嘿笑着,偏头想了想。


    “也不光是一见钟情吧,认识他以后,也觉得越来越喜欢。”


    “哪怕直到现在,也还是会觉得,好像每和他在一起多一天,就会更多喜欢他一点似的。真的无法自拔。”


    他探身去桌上拿酒,浅浅抿了一口,然后便将杯子放回桌上,用手轻轻捏着杯子转圈。


    “杨予香,你不懂的。爱情啊,越是平凡,越是长久。”


    “我想要一份温和的爱情,一个温暖的家。而在祁宏身边,他让我觉得自己像有了全世界一样安心。”


    “你老是觉得他普通,不起眼,可是你知道吗,他却是在我的世界里——那些所有风风火火,匆匆而过的人中——所有我遇见到的,最‘不平凡’的一个。”


    杨予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低头玩着手机,随意地划拉着屏幕,然后又按上锁屏,点了根烟。


    “所以说起来,最近你和……他怎么样了?”耿皓突然笑着问道。


    “还能怎么样,各玩各的呗。我最近找了个学生,他和一个模特在一起。”杨予香沉默了一会,随口说道,语气里是一种很讽刺的嘲弄。


    “反正我俩也不可能在一起……”


    耿皓垂下眼睛,摇了摇头。过了会突然笑道:““我觉得,我大概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你也不理解我为什么喜欢老祁了。”


    “为什么?”杨予香随口问道。


    耿皓偏了偏头,自顾自的解释。“因为人啊,都是从自己的世界出发,去揣度他人的。你的过往经历,决定了你看待问题的角度……你看,你从小就是被杨经年一手养大的。对你来说,你的感情状态,就是始终在追求一个你根本够不到的人。所以到我身上,你也理所应当会认为,我的爱情,也应该那样的一种状态……哎呀!你别不承认!……”


    耿皓笑嘻嘻躲过了杨予香在桌子下面踢过来的脚。


    “你不记得你小时候多崇拜杨经年了吗?这么多年我都根本都不知道,原来你心里那个人其实就是你小叔,你还口是心非,每次提起他的时候还要骂他‘贱人’……”


    杨予香掐了烟,恶狠狠“呸”了一声。


    但他知道耿皓说的没错。对他而言,杨经年便是这样一个,始终奢望着却无法企及的存在。


    作为杨家唯一的“丑闻”,杨予香从小便是被杨经年一手养大。在很小的时候,他会不厌其烦的教他穿衣服,给他擦鼻涕,一步一步教导他,陪伴他成长。


    十三岁那年,杨予香撞破了杨经年和恋人的亲热,自此之后,他便再也无法接受女性。


    “你就那么恨他呀?人家不就是被你告白以后,吓的跑到法国了么……不然呢,他还要为你放弃自己的前程不成?”耿皓非常扎心的揭了杨予香的伤疤。


    十六岁那年,杨予香鼓起勇气和杨经年告白。换来的结果却是杨经年的不告而别。他不光人跑到法国,还把杨予香送去了美国,两人隔着一个大西洋遥遥相望。杨予香也就是那时,遇到了同样被家人送到美国的耿皓。


    “你能不能不要老提那个‘贱人’了。行了我知道你生活幸福了,下一个话题吧好吧!”


    杨予香崩溃似的挥挥手,说着又让人再上了两杯酒。


    耿皓端着酒杯,捂着嘴闷闷地笑。杨予香叹了口气。


    “不光是恨他抛下我,更恨的是他不愿意接受我。这么多年了,当年他躲我,现在他也还是不愿意接受我。”


    他低头笑了笑,用拇指擦拭着手机屏幕,“你说得对,耿皓。可能有时候,我会真的希望他也能平凡一点儿吧。”


    耿皓探身,摸了摸杨予香的头,被杨予香一把挥开,骂了声“滚!”


    他们聊到九点多钟的时候,刚教完课的于瑜才姗姗来迟。


    “皓哥,听说你搬了新家啊。”于瑜一见到耿皓,问的第一件事儿,果然也是这个。


    “是啊,和老祁一起,刚装修好了。回头叫你们过去开暖房party!”


    耿皓大大方方的承认。


    “哇!好棒啊!唉……兜兜转转,你还是和老祁在一起了。不管怎么样,你幸福就很好了!乔迁快乐!~”


    “谢谢。”耿皓笑眯眯给了于瑜一个飞吻,“也祝你幸福。”


    这时耿皓突然想起来问道:“说起来,其他人他们怎么样了?自从我出国以后,换了微信号,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了……去年一整年都在忙着和老祁的事情,一桩接一桩,算在总算是安定下来!这才有心力找你们出来玩。”


    耿皓说完这句话,看见杨予香和于瑜倏然便沉默下来。气氛一瞬间变的有些沉闷,他纳闷的问了一声,“怎么了?”


    时间过去了半分钟,杨予香点了根烟,挥挥手冲于瑜说:“你给他讲吧。”


    于瑜点了点头,喝了几口酒,表情渐渐变得有些难过。


    “其他人……如果你说的是大麦、andy、小郑他们的话……他们都走了。”


    “都走了,都散了,哪还有什么其他人呀……皓哥。”


    于瑜红着眼圈,从耿皓离开以后,慢慢的诉说。


    他和祁宏分手的那天,也就是生日聚会,大麦终于坦诚了自己犯下的错事,和众人告别离开北京。


    那之后,大麦的钢琴家男朋友去了上海,大麦则回到老家和女孩结婚。


    只是后来,性取向这种东西,终究是很难瞒住。女孩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大麦耐不住寂寞,给男朋友打电话,被她发现了这件事情。


    女孩接受不了,情绪崩溃,大麦也因为痛苦,说了些伤人的话。女孩大哭大闹了一场,在孕期六个月的时候,因为大出血而流产。


    从医院做完手术出来,女孩的家人得知她可能以后也无法怀孕,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两家撕破了脸,闹了个鸡飞狗跳,最终以离婚不欢而散。


    大麦为此赔了一套房子进去,那几乎是他这几年在北京工作的所有积蓄。而女孩当初趁着大麦喝醉,主动迷奸的事情也败露出去,从此坏了名声。


    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大麦的消息。


    就在耿皓离开第二年,andy被检查出来了hiv。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染上的,如果不是因为陪着朋友体检,看到医院里的公益宣传,想着做个测试检查一下,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感染。


    那段时间,是andy最崩溃的一段日子。他原本十六岁来到北京,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理发店店员,后来在这个圈子里凭着性向与人脉一步步经营,攀上杨予香,又间接受到孙衍之的帮助,才算是半只脚踏进娱乐圈,成为了一名化妆师,自此过上了光鲜亮丽的生活。


    一纸诊断,将一切打回原形。他丢了工作,人人避之不及,成为了圈子里的一个笑话。andy曾经崩溃到企图吃安眠药自杀,索性被于瑜察觉到了苗头,带着警察破门而入将人救了回来。


    “至于小郑……是我们在排挤疏远他。”于瑜抹着眼泪,坦言承认道。


    “我只是真的觉得他太自私了……当年他和andy那么好的关系……两个人恨不得手挽着手去逛丝芙兰。可就是这样,andy自杀以后住院的那段时间,他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他给andy微信上打了500块钱,然后把andy拉黑。500啊,多他妈可笑,都比不上以前两个人出去shopping的一顿下午茶……那天andy哭着把手机摔了,拉黑了所有人。”


    后来,还是孙衍之帮了andy。他请了律师,在历经了无数次周折之后,给andy办了移民手续。现在andy在国外依靠医疗保险,治疗延缓病情,同时成了youtube的一名美妆博主,也加入了防艾的志愿者团队。


    “小郑大概也是察觉到了我们的排挤,渐渐也就离开了。我们也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所以皓哥,没有其他人了。当年被你笑着打趣的‘骚浪贱’三人组,也就只剩下我一个。如今你能回来,真的、真的太好了……”于瑜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他本来就长相清秀,有些娘炮,如今一哭,便是止也止不住。耿皓递了一张纸巾给他,叹了口气,心中也有些唏嘘。


    哭过之后,便是重逢的喜悦。于瑜拉着耿皓说了很多话,喋喋不休的询问耿皓在国外的经历,问他和祁宏的现状,又讲了自己这几年度过的时光,去弥补那些错失。


    三个人一直在酒吧,聊天聊到了很晚,十二点钟的时候,耿皓的手机闹铃似的准时响起,是老祁打来的电话。


    耿皓接起来,撒娇似的嗯了几声,对友人们说道:“老祁来接我回家了。我们约好不过十二点,他在外面等我呢~”


    耿皓一边说,便一边露出甜滋滋的笑意,那种“我有人接”而得意的不得了的表情,真的是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里的模样。


    “走吧走吧,我们俩也撤了。杨经年也找了个代驾在门口等我呢,我把于瑜送回家,一块儿出去。”


    杨予香说着,也开始穿起外套。


    门外,祁宏正插兜站在车旁边等着耿皓。见耿皓出来,塞了一个暖手宝给他。随后看到了跟随着一起走出来的杨予香和于瑜。祁宏礼貌性地点点头。杨予香挥挥手打了个招呼,突然走到祁宏身前,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他。


    “给你的。”杨予香扭头说道,表情好似还有些不太情愿。


    “啊?”祁宏愣了一下,显得非常诧异。


    杨予香自顾自把信封塞在了祁宏手里,“反正是给你们俩的!哎!算是……算是祝你俩乔迁吧!”


    杨予香说完,于瑜也走上前,把自从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拎在手里的纸袋塞给了祁宏。


    “新、新婚快乐。”


    他看见祁宏,显得有几分紧张和尴尬,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耿皓,塞完东西以后,拉着杨予香扭头就走。


    “啥?”祁宏好似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已经转身的杨予香和于瑜。


    耿皓“噗”的一声笑出来,整个人伏在祁宏的肩膀上,“说祝咱俩新婚快乐呢!”


    杨予香背对祁宏,边往自己车的方向走,边挥了挥手。于瑜攀着杨予香的肩膀推他快走,远远嚷了一声,“回家再拆啊!”


    耿皓看着俩人走远,推了推傻站着的祁宏,“还没反应过来?给你的礼物呀,祝咱俩新婚快乐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祁宏琢磨了几秒,打开车门把耿皓塞进去,过了会却又好像突然开心了起来。他嘿嘿笑了两声,竟也把礼物收下了,小声重复道,“嗯,是挺快乐的。”


    路上的时候,祁宏在开车,耿皓不停地扭头看后座上的盒子。


    “不知道于瑜和杨予香给的是什么,你说,我和他俩在酒吧坐了这么久,提都没和我提一句,也是不够意思。”


    祁宏也抽空瞄了一眼,“回家再拆,到家你就知道了。”


    耿皓忍着心里的那点期待感,和祁宏一起回了家。


    到家以后,耿皓觉得酒意上涌,于是把自己摔在了沙发里。祁宏拎着袋子放在桌子上,耿皓催他快拆包,告诉自己是什么。


    “那东西,我就拆了啊!”祁宏嚷了一句,说着找来剪刀。其实他自己也挺好奇,这俩人到底在整什么。先拆的是杨予香给的信封。


    信封里是两张铜版纸,似乎是代金券一类的东西,数额还挺大。“皓皓,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啊?”


    祁宏拿着代金券过去找耿皓。耿皓坐起来,眯着眼睛仔细两眼。


    待他看清楚上面的小字以后,倏然便觉得鼻腔有些酸楚。“是旅行的代金券。”耿皓说。


    祁宏拿回去,仔细辨别上面的小字。


    “是分手以后,我在欧洲玩的那八十天的路线,从巴黎到捷克——终点在爱城,布格拉。”耿皓解释说。


    祁宏听完以后,看着耿皓,沉默了一阵,然后温温柔柔地笑起来。他坐在沙发旁,抱着青年吻了吻他,眉目柔和。“那时候让你伤心了吧。所以这一次,我再陪你走一遍,同样的路线,就当我们的蜜月旅行好么?”


    耿皓倚着祁宏点点头。他还记得,自己生日那天,许下的三个愿望,其中之一就是能和老祁一起去旅行。这个世界无限宽广,他希望那样的风光,至少也能让祁宏看上一看。旅行的终点并不是意义,而真正的意义在于,是谁陪你到达了那样的终点。


    “替我谢谢杨予香。”祁宏说。


    耿皓点了点头,小声说,“好。”


    拆完了杨予香的礼物,祁宏又去看于瑜给的盒子。“你猜这个,会是啥?”男人说着将盒子横放在桌上,剪开包装纸。


    耿皓懒懒的趴在沙发上没动,探头过来,待看清盒子里的东西时,整个人都愣住,“我靠!于瑜……他和你多大仇啊!”


    他觉得有些傻眼,却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整个人趴在沙发扶手上笑得打跌。“他、他这是想干什么呀哈哈哈、老祁、老祁我……哈、哈哈……我觉得于瑜……哎我不知道说什么!”


    祁宏看着桌上的盒子,也有点哭笑不得。盒子掀开,里面竟然是一整套码放整齐的明晃晃的刀具。大到菜刀,小到水果刀,连磨刀石都齐全。刀身锃亮,还泛着寒光。


    祁宏摸了摸鼻子,把盒子盖上,然后看到了纸袋中夹着的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是于瑜亲手写的一句话:老祁,一直听说你做饭很好吃,记得替我天天给皓哥做好吃的!后面还画了个“>皿<”龇牙的小表情。


    祁宏读完以后,放下纸条,眯着眼睛笑起来。“说我做饭好吃呢?”他冲耿皓说道。


    耿皓反应了两秒,“啊,于瑜是这个意思呀?”他从沙发上爬起来,还怕祁宏不高兴呢,却看到男人已经拿着刀,乐颠颠的去厨房找地方摆放了。


    “这个礼物我挺喜欢的,他俩都有心了。”


    祁宏嘿嘿笑着,他向来是个特容易满足的性格。


    耿皓笑笑,躺在沙发上,犹豫着小声解释:“老祁,于瑜和杨予香吧……他俩以前、嗯……反正那时候,可能、说过些不太好听的话……不过、唉……反正其实,他俩人都挺好的。”


    老祁嗯了一声,跑回来揉着耿皓头发说:“我知道啊。”


    耿皓侧头看着祁宏,小心地问:“你不计较以前的事情了?”


    祁宏想了想说:“嗨!以前计较过,现在都无所谓了……”


    他掰着手指头比了个十,“就是俩小孩嘛,杨予香比我小十岁,那于瑜都快比我小一轮了呢!我和他们瞎计较什么!”


    耿皓听完以后,扭正身子,沉默了一会瞪着祁宏问:“靠!那我也比你小了十岁呢!你也把我当小孩儿吗?”


    祁宏笑了一声,手指向下,轻轻揉了揉耿皓的耳朵。


    他凑在耿皓耳边小声说,“你是我的宝贝。”


    耿皓愣住一秒,像是从未预料过会从祁宏这个男人的嘴巴里听到这样的话。


    他傻傻看着祁宏,然后觉得一种甜蜜的意味,从耳朵一路蔓延到了心尖。


    两人搬进新家以后,如约地邀请了朋友来开暖房party。


    耿皓叫了于瑜和杨予香,他非要让老祁也叫几个人。


    关于叫人这事,祁宏绞尽脑汁、左思右想了好几天,最终决定叫上公司的三个人,也算是变相向周围人公开自己的感情状态,以免自己一天到晚被追问:怎么都这年岁了还不结婚?


    这三个人里,其中之一就是自己的老板。姓王的中年男人,做技术出身,四十多岁毅然决然离婚创业。他对同是实干型的祁宏非常赏识,觉得男人踏实肯干,因此没有看不起祁宏学历,反而对他委以重任。


    另外两个小年轻,是刚刚大学毕业的一对情侣,进公司以后就一直在祁宏手下,算是祁宏手把手带出带的一对小徒弟。两个人也有事没事的就喜欢围在祁宏身边转,开玩笑似的叫他“祁师傅”。


    party当天,祁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耿皓负责摆盘和装饰。成品出来的时候,着实把大家都惊艳了一番。年轻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发在朋友圈里炫耀。杨予香带了酒,红的白的啤的,三中全会,让大家自己挑着喝。祁宏和王老板,全桌唯二的两个三十开外的男人,选择了喝白酒。女孩子喝了点红酒,剩下几个男生都喝的啤酒。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些拘谨。杨予香和于瑜是对着祁宏有些尴尬;王老板和那对年轻的小情侣,则是还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中没回过味儿来。


    不过随着众人吃吃喝喝,过了一会后,慢慢便也玩开了。一顿饭吃完,酒足饭饱,大家便彻底闹腾起来。


    新公寓的客厅里,耿皓买了一套家庭影院,还有playstation4游戏机。吃过饭以后,年轻人都凑到电视前去打游戏。


    老祁和王老板躲在一旁,一边看着他们玩,一边抽着烟喝着酒随意的聊天。


    王老板看着能喝,但其实酒量不好,喝了没多少就醉了,拉着祁宏说个不停。


    他先开始是念叨公司的宏伟蓝图,后来又开始追忆自己的前半生。反反复复就是几句话,结婚啊要找自己爱的人,千万不能凑合;工作呢要奔着自己的理想去,千万不能退缩。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好好干!有前途!


    祁宏在旁边抽着烟,眼含笑意不停地点头:“是是,您说的对!王总,喝点茶,喝点茶。”


    结果王老板还是抱着杨予香带过来的那瓶白酒不肯撒手,“这酒不错,这酒口感好!做人啊就是要像这酒,不能太烈,也不能太绵!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哈!来小祁咱们满上,再喝一杯!”


    音响里播放着赛车游戏节奏激烈的背景音乐,音乐终止时,往往伴随着年轻人或高声欢呼、或遗憾不甘的叫嚷声。大家在游戏中尽情的放飞。这一层一共有三户,左边是一个年轻的偶像歌星,右边是一个电影导演。两人都不常回来住,所以也不用担心扰民。


    游戏玩累了,大家就坐在地上聊天,全屋唯一的女孩发出哀叫:“为什么帅哥全都是gay呀!”


    她男朋友在一旁傻笑:“我不是gay啊。”然后女孩斜睨着他:“可你也不是帅哥啊。”


    他们追问耿皓:“耿总,耿总。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祁师傅、诶呀祁经理的……那个,男朋友。唉你们一直在一起吗?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呀。”


    耿皓笑着回答:“认识有四年多了,不过最近才终于算是定下来了。因为他在你们公司,所以才和你们签单的呀。他在公司什么样?”


    “祁经理在公司人缘可好啦,他脾气特别好,会的东西也多。我们可崇拜他啦,他在家呢,也这样吗?诶你们两个……那个……诶呀怎么办问不出口。”


    “啊?哈哈,他在家有时候老吼我呢!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是纯零啦,天生的~”


    “哦哦哦。”女孩看着耿皓冲他眨眼,于是害羞的捧起脸,因为喝了酒而脸颊飘起粉红,“真好呀,真幸福。”


    然后过了一会,她又跑去和于瑜聊护肤品与明星八卦了。


    杨予香和男生组队,轮番对战耿皓,还是输了个一败涂地。耿皓兴奋的跑去和祁宏炫耀,结果被王老板拉住,又夸了一通“年轻有为”之类的话,问耿皓他们深圳的总公司还需要不需要产品。


    再之后,王老板估计是酒气都被“聊”了出来,整个人清醒了一些。众人又凑了一大桌,玩起了德州扑克。耿皓和祁宏夫夫联手通杀,赢光了剩余五个人的钱。祁宏面上不声不响的,但耿皓一眼就看出来,男人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暖房party开得宾主尽欢,大家玩到了十二点钟才散。离开的时候,众人看向祁宏的眼神都带上了一种莫名的崇拜。杨予香和于瑜心想:老祁可真是厉害,把那个小霸王似的耿皓收拾得服服帖帖,耿皓在他面前简直是一只大号乖宝宝。连于瑜都快忘了当年那个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小兵痞。


    而王老板和年轻的小情侣,也在感慨。祁经理平时在公司那么谦逊低调,原来其实“身家”这么厉害。家里那口子是个现实版的年轻霸总,又高又富又帅,两个人还恩爱的啥瞎狗眼——简直人生赢家。


    送走了客人以后,耿皓冲了个澡跑到卧室睡觉。祁宏任劳任怨的收拾客厅。东西都收完以后,他想了想,拿手机加了杨予香和于瑜的微信。两人很快通过。


    祁宏客气地打了个招呼,他说:怕以后万一皓皓有事,吵架了或者有什么其他意外,难免有麻烦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加一个微信方面。


    于瑜和杨予香都说,好,以后有事情尽管联系他们。


    然后祁宏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皓皓喜欢热闹,以后,欢迎你们常来找他玩。


    杨予香发道:ok,会的。


    于瑜说:嗯嗯,好~


    祁宏回到房间里,关上手机,耿皓已经躺在床上睡熟。


    祁宏笑了笑,拉开被子也钻了进去。耿皓咕哝一声,热情地缠了上来,祁宏很自然的把他搂进自己怀里。


    被窝里的温度,很温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