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第十四章:一块假表

第十四章:一块假表

    两个人分手的直接矛盾,发生在耿皓生日的那一天。


    耿皓本来想与祁宏单过,可是大麦说,你得出来。


    我要离开北京了,耿皓。留到现在,就是为了给你过最后一个生日,也和大家告个别。大家早都已经商量好了,一起给你过生日,你不出来可怎么行?


    耿皓听到大麦这样说,也不好拒绝,只能叹了口气,无奈答应了。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次生日聚会,孙衍之不得不请,他毕竟是大麦的房东。


    生日那天,祁宏也参加了聚会。这是老祁严格意义上,第二次与耿皓的朋友们见面,可是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却又都仿佛在耿皓的描述中,早已经对彼此失去了陌生感。


    巧合的是,这一次的生日聚会,还定在了上次那间烤肉店。


    两人从家里出发,大约五点多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店里。大桌被于瑜提前预定,除了孙衍之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到齐。


    主座的位置空出了两个椅子,正好留给耿皓和祁宏。两个人落座以后,孙衍之也恰恰赶来。


    耿皓等人来齐之后,自己做主,把全桌的菜都点了。然后大家开始随意的闲聊。


    因为年关将近,众人都闲了下来,最近出来玩的时间比较多,因此圈内的八卦,也听了一桩又一桩。哪个名媛又傍上了哪个老板,哪对情人又劈腿各自找了炮友。


    其中最让人唏嘘的,大概是圈内挺有名的一对恋人,两个人交往八年,居然几个月前也说分就分了。禁不住让人感慨,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所谓的“长久”或“真情”,也不过都是浮云而已。


    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便不免地扯到了耿皓与祁宏。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会在一起这么久。都一年了啊,可真快。”


    “不光是我们没有想到,恐怕大家也都没想到吧。想耿皓当初刚回北京的时候,圈子里多少人追他,谁能想到他找了祁宏,而且一处就是一年。”


    “是啊,确实没想到。就跟我当初怎么也不想不到,大麦你男朋友会干出那种事儿一样。”


    “所以不管在一起的时候,感情多好,几年以后,谁又说得准呢。”


    聊天的时候,烤肉也陆陆续续的上来了。吃到一半,孙衍之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个蛋糕盒子。


    他招呼服务员过来把盒子拆开,那里面还裹着冰袋,是一款刚从法国空运回来的精致蛋糕。


    “allesgutezumgeburtstag,”他用德语说了一句生日快乐,“来,皓皓,吹个蜡烛许愿吧。希望你新的一年也能幸福。”


    孙衍之笑着说道,然后挽起袖子,用打火机把仿佛艺术品似的蜡烛点着。


    “22岁了,以后以后可别更2了,happybirthday,小少爷!”杨予香说着给他照了张相,发在了ins上。


    耿皓笑着在众人的目光下站起来,探身看了看蛋糕,然后又看了眼蜡烛。


    这时店员适时地将这一块区域的灯关上,摇曳的火光更加增添了生日的气氛。有人用手机放了一首生日歌曲,大家跟着笑闹,让他赶快许完愿切蛋糕。


    耿皓其实不太相信这些,但是气氛的烘托下,他却也还是认认真真地许了个愿望。


    他从小到大,其实从未有过愿望,今天或者明天,对他而言并没有任何不同。他看不到未来,也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期许。只是这一年,有了祁宏,似乎就有什么变得不一样起来。


    他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希望新的一年,自己生活能有更多的变化。希望老祁也工作顺利,少加点班,身体健康。希望新的一年,可以大家一起出去旅游,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开心快乐。


    他许完愿以后,一口吹灭了蜡烛,大家纷纷吹口哨鼓掌。灯光重新亮起来,耿皓用刀把蛋糕切开,然后接过众人送上的礼物。


    黑色的蛋糕的顶端,用翻糖和奶油雕刻了红色的玫瑰、蝴蝶、与一个小小的银色皇冠,看起来精致可爱。大家忙着拿手机拍照,纷纷要求耿皓切蛋糕的时候不许破坏,耿皓也有几分舍不得,于是蛋糕最后剩下了这一大块。


    “你过生日,这一块当然留给你自己。”大家让耿皓把皇冠端到盘子里。


    祁宏嫌弃是孙衍之买的蛋糕,之前第一块就分给他,他借口太甜死活不肯要。耿皓这会只好小声哀求:“老祁,这块太大了,咱俩一起吃吧。我过生日,蛋糕你怎么也要吃一口吧?”


    祁宏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耿皓把盘子摆在他和祁宏中间,将叉子递给他让他尝。


    此时气氛热闹,小郑便也笑嘻嘻开起玩笑:“老说你家老祁小心眼,原来是真没夸张。话说我们都是蛋糕换礼物的,你是不是担心,你不给你家老祁单分一块蛋糕,回头他一生气,就借口不给你礼物了吧,哈哈~”


    大家也跟着笑起来,并没有太多的恶意,只是习惯性的毒舌打趣罢了。


    耿皓瞟了小郑一眼,停下拆礼物的动作,抬头起认认真真的回答,“老祁早就送过我礼物了啊,早上一起床就送了。喏,你看,是这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把袖子往上扽了几寸,露出手腕上一款精致的男士手表,炫耀着。


    他的眼睛眯起来,说话的时候盛满了笑意,眉眼之间,全是不加掩饰的幸福与喜悦。


    andy凑过去看了一眼,笑道:“呦,不错嘛,老祁眼光有长进啊。”


    耿皓听了,心里更加开心,笑嘻嘻道:“那是~”


    “老祁也送的你手表?……哈哈,那还真是巧了。”


    这时,孙衍之突然开口,竟也拿出了一个纸袋递给耿皓,同样是一块男士名表。


    他看了祁宏一眼,笑着说道:“不都说,所谓情意‘表’达,看来我和老祁倒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只可惜我好像送晚了一步。”孙衍之颇有些遗憾的摊手。


    祁宏没理孙衍之,低头吃了一口蛋糕,皱了皱眉就不再动了,转而夹起烤肉闷头吃起来。


    耿皓拆开孙衍之送的手表,拿出来把玩了两下,又看了看,然后推了回去。“谢谢孙总好意,这表太贵重了,我收着不太合适呀。再说老祁都已经送我一块了,我要那么多手表干什么?心意收下了,总之谢谢你。”


    孙衍之有些无奈,“皓皓,贵的借口就算了吧。我本来想送你一块更好的,毕竟你都已经工作了。怕你不肯要,才选的这一个,这个你也不肯要,我都不知道再送你什么好了……”


    孙衍之顿了顿,笑道:“况且这表背后刻了你的名字,你不肯收,让我拿回去天天睹物思人,就不怕你家老祁更是吃醋了?”


    andy配合着笑了两声,和大麦、小郑一起,也劝耿皓收下。耿皓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祁宏,祁宏闷头吃饭不说话。


    孙衍之送的手表被暂时放在了一边,他无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多看了两眼耿皓的手腕。


    过了一会,男人突然说道:“皓皓,你把你的手表摘下来让我看一眼?方便吗?”


    耿皓停住了吃饭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照做。孙衍之拿着祁宏送给耿皓的那块手表,来回翻面看了看,然后又放在耳边听了几秒钟,还给了耿皓。


    “怎么了?”耿皓纳闷地问道。


    孙衍之欲言又止,摇了摇头笑笑没有说话。andy戳了小郑一下,小郑若有所思。


    “拿来我看眼?”小郑试探着问道。


    耿皓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把手收回来不想给,小郑却已经起身,伸手去够了。


    耿皓不情愿的把表给他,小郑看了两眼,一脸嫌弃的啧了一声,其余的人似乎也都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手表怎么了,我看看,话说老祁你在哪里买的呀。”于瑜问道。


    祁宏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低着头,顿了几秒说:“网上。”


    “网上?”小郑噗呵笑了一声,“官网吗?还是什么打折网站啊?”他把表递给于瑜,大家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


    “多少钱买的啊?”andy问道。


    祁宏抿着嘴,咬了咬牙,声音有些艰涩:“大概……六千八。”


    “六千八?!”andy惊叫了一声。


    祁宏抬头看他,接着andy与小郑两人发出笑声:“我的天呐,六千八!这块表的价格两万六千八差不多!老祁你肯定又是被骗了吧!那种打折网站根本不能信,这款m家的经典机械表系列,怎么可能六千八就买到啊。香港打折最狠的时候也要一万九!”


    “我看看?”一直没怎么吭声的杨予香突然开口说话,从于瑜手上接过手表,看了两眼,撇了下嘴还给耿皓。


    “就是假的,你家老祁让人给骗了,重量都不对。耿皓你还是别带了。”


    杨予香说着,把表还给了耿皓。


    耿皓的脸上满满都是尴尬与难堪,那块手表在众人手上被传了一圈,他觉得仿佛自己的脸面,便也被所有人轮着圈的笑话了一番。


    他有点不想去接那块手表,祁宏却已经先一步伸手拿了过去。男人做了一件令人诧异的举动,他面无表情的接过手表,站起来,转身就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沉甸甸的表“咚”的一声掉在了垃圾桶底部,砸在塑料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仿佛砸在耿皓的心里。那绝对不像是平常老祁所会做出的行为,一桌人都有些愣然的看着祁宏。


    “假的那就扔了吧。”


    祁宏回到座位上坐下,拿起筷子继续吃着盘子里的肉。


    耿皓跳起来,高声叫道:“我`操!老祁你干嘛啊!别扔呀?!……又不是你的错。”


    耿皓知道六千八百块钱,对祁宏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么贵的表,退了不就行了么……老祁你、你……”他急得说不下去。于是当下,什么也没想,就跑到垃圾桶边上,半弯下腰撸起袖子翻找起来。


    黑色的垃圾桶,只有一个侧口冲外。耿皓看见了手表,够了两下却拿不到,反而让表掉的更深。


    他掀开盖子,垃圾桶里面已经堆了些空瓶,里面洒落的果汁、烟灰、混合着一些食物残渣与酱料。耿皓挽起袖子,咬了咬牙伸手进去,终于将那块已经沾满了酱汁污物的手表给捞起来。


    “我去洗一下。”耿皓冲着众人说道。说完便拿着手表去了洗手间。


    在这期间,一桌的人都没有说话,彼此相互交换着眼神,面面相觑,气氛如同凝固了一样。


    孙衍之叹了口气,走过去动手将垃圾桶盖子改了回去。


    几分钟后,耿皓才姗姗而归。他拿着手表,抽出纸巾擦了擦水,随手装进了自己的兜里,“回家上网查查,给退了吧。实在不行就去投诉店家……现在的无良电商,唉!老祁……你、你生气了?”


    耿皓一边说着,边搓`揉着自己的手。此时已经临冬,餐厅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没有提供热水。耿皓的手因为沾了水而冻得冰凉,十个指尖都红通通的,透着血色。


    气氛透着一股窘迫与凝重。


    于瑜突然很用力地一拍桌子,拿起自己的淡蓝色烟盒说:“我出去抽根烟。”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圈有些红。耿皓看了看祁宏,又看孙衍之,随后落在杨予香身上,最终低下了头。


    杨予香没有说话,大家都沉默着。最后是老好人大麦打着圆场道,“我去看眼于瑜。”说着追了出去。


    于瑜在餐厅的阳台上点了根烟,他看见大麦追出来,终于忍不住的发泄出声。


    “大麦,我看不下去了!我`操,我他妈真的看不下去了!”


    他的声音有些大,即使隔着一道玻璃门,大得也能让耿皓隐约听见。


    “你说祁宏他他妈算个什么玩意儿啊!他凭什么让耿皓做到这种地步,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耿皓那样的人,他去翻垃圾桶啊!就他妈为了祁宏送的一块假表!我`操`他妈的!我真的看不下去!耿皓为他做到这种地步,可你看见姓祁的那表情了吗?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耿皓在那儿翻,眼皮都他妈不带抬一下的!哪次耿皓在他面前,不是小心翼翼处处讨好!收个礼物都要看他脸色,他呢?”


    于瑜的声音越嚷越大:“他做什么了?他为耿皓做什么了?送一个生日礼物还他妈是假的,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于瑜的喊声渐大,大得全餐厅的人都在侧目张望。


    “祁宏算他妈个什么东西啊,他他妈不就是一个老瘪三么!他凭什么啊,凭什么啊!我`操——”


    于瑜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仿佛心里有多少怨恨与不平,都倾泻在了祁宏身上。


    自从耿皓帮过他以后,于瑜对耿皓的感情里,就带了一种有些近乎盲目的悦慕与崇拜。他小时候因为举止娘气,而遭受过许多暴力,他羡慕耿皓长得又高又帅,羡慕耿皓有钱,父亲疼爱,他甚至羡慕耿皓有那么多人追,仿佛他对美好所渴望的一切,都能从耿皓身上寻找到一些影子。


    而这一切美好,仿佛在耿皓翻找垃圾桶的一瞬间,如同幻觉破灭。他从未有一刻如此憎恨祁宏。


    “你别说话了!于瑜!”大麦嚷了一句,“你这样不是让耿皓更尴尬么?”他小声劝慰着。


    于瑜的肩膀抽动,捂着脸,慢慢弯下了腰。


    窗外,两个人挨在一起,小声的交流着。


    餐厅内,在此时此刻,耿皓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曾经做了怎么样一件狼狈的事。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闻了闻。似乎鼻尖隐隐约约还弥漫着垃圾桶的难闻味道。他的耳朵整只红了起来,羞愧的几乎想要把自己埋进地缝里。他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那种铺天盖地的耻辱感又一次毫无征兆的出现,然后将他淹没。


    他终于意识到,或许在旁人的眼里,翻垃圾桶这样的事情,如同当众大小便,或者更甚如被屎尿溅了一身。他如同一个乞丐或者拾荒者,不仅仅是去翻垃圾桶。更是在爱情里摇尾乞怜的姿态,宛如一条讨饭的狗。那是无论如何,耿皓的面子与自尊所无法容许的标签。


    餐厅的光线暗带,透过玻璃能够看到阳台上的景象。耿皓看到两人又说了些什么,许久之后,大麦才带着于瑜回到桌上。


    于瑜没敢看耿皓。


    因为这样一个插曲,原本热闹而欢庆的气氛,在一起陷入尴尬与沮丧之中。


    众人刻意的岔开话题,开始闲聊别的八卦,来回来去,无非也是圈子里的那些事。


    他们说谁又被已婚的男人欺骗了,谁又因为感情人财两空。


    背叛、欺骗,这似乎是gay圈里恒久不变的两个主题。那些沉重的痛苦,终会有一日化成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渐渐湮没在更多的悲惨之中。


    祁宏始终低着头,他攥紧拳头,面庞隐匿在灯光的阴影里,沉默如一尊雕塑。


    聚会结束的时候,又一件事情,让耿皓受到了打击。


    在所有人临分别之际,大麦向众人告别的时候,他终于说出了自己压在心底很久的秘密。


    “我知道,你们肯定要骂我……甚至你们会嘲笑我、或者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真的没办法再继续骗下去了。”


    他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全部喝光,仿佛喝下去的坦白的勇气,又仿佛吞咽的是无数划破喉咙的刀子。


    “其实……其实我一直都说了谎。”大麦突然哭了起来,“我不是去上海,我是要回老家了。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他蜷缩着身体,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因为亲手弄坏了心爱的玩具而后悔、难过、伤心欲绝。


    “我骗了你们……不是他、不是他……出轨的不是他。那个女人发生关系,有了孩子,背叛自己男朋友,要结婚的人……不是他,是我。都是我做的。从始至终,都是我……”


    大麦说出这句话以后,终于崩溃似的喊了一声。他哭着叫了一个人的名字,耿皓知道那是谁。


    一直以来,大麦都是他们这一圈人里,最腼腆、低调、好脾气,感情状况也最稳定的一个人。


    这个转折让所有的人错愕,他们难以置信的瞪着大麦,耿皓觉得手脚冰凉。


    他发着抖,喃喃的质问大麦,“你怎么干得出这种事儿,你怎么、你怎么能干得出这种事儿!”


    而大麦团着身体,在哭泣声中,再也没有回答耿皓。


    一场生日聚会,好似只留下了尴尬与惆怅。


    分别的时候,没有人和大麦说话。


    当大麦一个人离开的时候,耿皓看着他沉重的脚步,突然察觉到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任何一个人。


    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钟。耿皓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去查祁宏的购买网站。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我看看怎么才能退掉。”


    耿皓边说边搜索着,祁宏报了个名字,耿皓搜了几次都搜不到,结果却发现网站早已经被关闭了。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啊,老祁。”耿皓又问了一遍。


    祁宏沉声说:“一个多月前。”


    一个多月前,耿皓愣了愣。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一个月前,祁宏就已经在精心准备他的生日礼物,可是最终的结果,却闹了这样的一个乌龙。


    他叹了口气,安慰祁宏道:“算了,没事。我把钱给你吧。六千多呢,也挺贵的。你从哪挤出来的这些钱啊……我都不知道。”


    祁宏抬眼看着耿皓,他发出了一声说不清意味的嗤笑。


    耿皓没有听清,他扭头去看祁宏。而祁宏坐在沙发上,只是注视着耿皓说,“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祁宏心里竟有了一种仿佛大石落地般的解脱感。


    他看到耿皓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不确信般的问,“老祁,你刚才说什么?”


    祁宏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分手吧。”


    “耿皓,我们分手吧。”


    耿皓把表放在桌子上,大踏步的走到沙发前,一把拎着祁宏的领子问他,“老祁你他妈再说一遍?”


    祁宏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耿皓的手,他头一次用上这么大的力气。他说:“我说多少遍都行,分手。”


    耿皓二话没说给了祁宏一拳,使出了他当兵训练时实打实的力气,祁宏挨了一下,顿时被激起了火气。


    “我`操——”祁宏骂了一声,“你是听不懂话吗?你还要我重复多少遍!”


    耿皓提高声音嚷道:“凭什么!你他妈凭什么和我说分手!你凭什么啊!”


    “就因为一块破表,你居然和我说分手?你他妈凭什么啊!从头到尾我做错什么了吗?”


    耿皓心里有种委屈,决堤般狂涌而出。


    餐厅里那种丢脸而无地自容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所有的狼狈、不堪,都化作无处发泄的憋闷。


    他想我不该过生日吗?还是不该收下祁宏的礼物?我不该欢天喜地的把你送我的东西戴在手腕上,想要炫耀给所有人看?还是不该将他从垃圾桶里捡出来。


    他想自己小心翼翼的讨好、费尽心思的迁就,可所有的一切换回来的却是一句分手。


    他不明白自己从始至终,究竟做错了什么。


    ——凭什么。


    祁宏听到这三个字,好笑的心想,自从他们在一起,仿佛他已经听了太多遍的凭什么。


    凭什么呢,祁宏想,凭什么他就不能分手。


    “就凭我不喜欢你了,耿皓,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我已经受够了!”


    耿皓浑身震了一下,松开祁宏。他心里有种仿佛被刺破了一个口子似的感觉,他想祁宏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或许祁宏真的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


    他急促的喘着气,浑身有一种仿佛在被凌迟般的痛彻。


    他挣扎了许久,咬着牙说,“我不想分手。”


    耿皓说,“你不喜欢我,可我喜欢你。我不想分手,我喜欢你,老祁。”


    他以为自己已经放弃了所有骄傲,他以为自己已经卑微得挽留到了这个地步。


    祁宏至少该有哪怕一分心疼。


    可是祁宏“呵”了一声,他指着自己道:“你喜欢我什么呢,耿皓。你看看我,我这个模样,这个德行,你他妈到底喜欢我什么啊,耿皓!啊?!”


    他吼完以后退了一步,像是又想了什么一样冷冷地笑:“哦,对了。你喜欢的是,我干你干的很爽是吧!差点忘了,你亲口说的,你和我在一起不就图我器大活好吗?”


    “十九厘米啊,你约一千个一万个都难找吧。你他妈不就是喜欢我这点么?!”


    祁宏又退了一步,然后他猛地上前揪住耿皓,冲着他喊道:“排着队想要操你的人,不是都能从中国轮到法国了吗?啊?!想要操你的人那么多,你他妈缺我这一根吗?!你就缺我这一根吗!你为什么要喜欢我这种人啊!”


    祁宏吼完以后,就看见耿皓的眼泪倏地落了下来。


    耿皓瞪着祁宏,他的脸色惨白,连嘴唇都在发抖。他看着祁宏轻声道,“祁宏你还是人吗?”


    祁宏松开耿皓,耿皓的表情,让他心里难受的好像有一把刀在来回的磨。


    耿皓透过眼睛模糊的水光,看着在光影里仿佛要消失的男人。


    他想不出有一天,从祁宏的嘴里,自己能够听到这样伤人的话。


    “今天是我生日……老祁,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生日吗?你他妈就和我说这种话……祁宏你怎么能说得出这种话,你他妈就是个畜生——祁宏!”


    耿皓疯了似的扑上去,与男人扭打成一团。


    而祁宏攥着耿皓的手腕,他虽然用力挟制,却始终没有还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