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第三章:半城之约

第三章:半城之约

    在那之后的小半个月里,耿皓又去des玩过好几次。


    只可惜每次,他虽然都有心想约,却再没能找到合眼缘的男人。


    不是身高不够,就是肌肉不行,要么双眼皮太假,再或者香水味太low。


    好不容易有一回,总算挑中了一个各方面都还看不错的一号,可等两个人到宾馆,裤子一脱,耿皓就骂了一句“操!”


    他盯着男人胯下那根jb,用手揉着脖子,仿佛还带着最后一丝不死心的侥幸。


    “你确定硬了吗?”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看耿皓,有点羞赧的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的回答,耿皓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就走了,当真一点面子也不留。


    这次事件以后,他对于约炮这件事,几乎有点绝望了。


    倒是经过杨予香的介绍,他在des认识了好几个圈内的朋友。其中化妆师andy,在奢饰品店打工的小郑,教西班牙语的于瑜,和国贸一间公司做金融的大麦,这几人与耿皓走得最近。虽然大家都是零号,但因为性格合得来,时间又经常能凑得上,所以慢慢玩在了一起。


    而第二次与祁宏见面的时候,是耿皓在家里,他主动给对方发的信息。


    那天他从des喝酒回来,走得比较早,到家的时候,大约十点多钟。将醉未醉的状态,让他即使在狂欢过后,整个人都还保持着轻微的亢奋。他回到家里,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又躺到床上,脑子里仍满满充斥着幽暗迷离的灯光下,那些扭动着的赤裸男性躯体。


    他打开电脑,找了一部gv自慰,撸了几下,却还是有种排解不去的空虚感。


    于是鬼使神差的,耿皓便想起了祁宏。


    他在微信的通讯录界面里一直下拉,找了两遍才找到祁宏的账号。


    然后他点开界面,给祁宏发送信息。


    耿皓:在不在


    祁:?


    祁:在


    对方很快回复。


    耿皓:晚上有空吗?


    祁:?


    祁:有空……怎么了?


    耿皓:[照片]


    他随手拍了一张自己躺在床上,自胸部至小腹的裸露照片。


    耿皓:我难受。


    耿皓发道,发完以后,他便祁宏推送了一条定位与地址。


    此时此刻,他的大脑在酒精与性欲的双重作用下,已经不是特别清明。


    他无法试着去从祁宏的角度理解这段突兀的对话,他只是最简单直接的、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清楚地需求。


    耿皓:你直接过来吧,不然,我可能就要难受死了……


    他发完这条消息,便彻底脱去衣服,起身关门,进浴室去洗澡了。


    他这次洗澡的动作不算快,在浴缸里放了水,泡了一会之后,又特意给自己做了一下拓张。


    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约大半个小时。


    他这时酒醒了些,出来以后,又有点摸不准祁宏会不会真的过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有十几条未读消息。


    祁:难受……是什么意思啊?


    祁:你要约我啊?约炮?


    祁:?


    祁:唉……你怎么不回了?


    祁:……


    祁:你不是生病了吧?肚子疼?


    祁:???


    [未接语音请求]


    祁:突然发消息到底什么意思啊?你晕过去了?


    祁:再不回我过去了啊?我真打车过去。


    祁:……


    祁:在路上了……


    [未接语音请求]


    最后一条消息,大约是十来分钟之前发送的。耿皓刚要回复,却又接到了新的信息。


    祁:那什么……我在小区外面儿,保安不让进。[定位]


    祁:你不是玩儿我吧?……[流汗][尴尬]


    耿皓噗呵一声笑了出来,语音回拨了过去,让祁宏把手机给保安。


    因为房间太乱,耿皓在祁宏过来之前,将卧室通往客厅的门锁上了。


    他的主卧里面带一间浴室,又连通着阳台。因为是一层,所以装修的时候,在阳台上封了玻璃窗的同时,也留了一扇小门。


    耿皓想了想,将小门打开,发信息给祁宏让他从阳台直接进来,然后便去浴室修眉毛。


    大约五分钟后,他听见门外传来响动的声音。耿皓出浴室,便看见祁宏显得有些局促地站在卧室房间里。


    他的身高比耿皓还要高些,走小门的时候大概一时没注意,磕了下头,脑门留了几丝擦痕,看的耿皓心里直乐。男人手上拎了一个塑料袋,沉默的杵在房间里,伸了下手,想给似乎又有些觉得尴尬。


    耿皓冲着祁宏,咧开嘴笑了起来。


    祁宏摸了摸鼻子,环顾了一下房间,瞄了眼浑身赤裸只穿一件浴袍的耿皓,略微皱眉,将塑料袋放在了电视柜上。他从兜里摸了根烟低头点着。


    耿皓走到电视柜前,扒开塑料袋看了一眼,当下就笑了出声。


    “你、你拿一把香蕉过来干什么啊!哈哈哈、你这是给我用的吗?哈哈……”


    约炮到人家家里,还拎着一袋香蕉,耿皓觉得也是前所未闻的了。


    祁宏瞟了一眼耿皓,呼出一口烟气,低着头,拧着眉仿佛有几分羞恼。


    “那什么、我上别人家去,也不能空手吧!这大半夜的你让我上哪儿去买东西!我就随便从自己家厨房撅了几根……”


    他啧了一声,扭着头,有些自暴自弃的不爽:“给你吃,给你用!爱干嘛干嘛!”


    耿皓短促的笑了一声。


    他贴近祁宏,只觉的仅仅是靠近,刚刚好不容易散了些的酒精便又开始在身体里作祟。


    他伸手径直摸向了祁宏的胯下,哑着嗓子,带着些讨好:“你一路打车带过来的?用不着啊……我明明只想吃、只想用这根香蕉就够了嘛……”


    祁宏的呼吸声,陡然变轻了一些。


    他的手朝边上伸着,像是怕手上的烟烫着耿皓,身体却动也不动。


    他眯着眼睛,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耿皓将头靠在了男人肩膀上,呼吸着祁宏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罕见地竟有几分惴惴。


    过了好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默,耿皓抽身退开些许,祁宏才终于开口说话。


    “所以你果然就是寂寞而已吧。”他说道。


    耿皓低头,动了动自己的脚趾,想起那几条信息,突然又笑开:“你担心我生病啊?”


    祁宏沉着脸没说话,过了会儿,手指上的一根烟快要烧到尽头,他才走了两步,将烟掐在了床头的烟灰缸里。


    “脱了衣服,上去,趴着!”他指了指床,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衬衫纽扣。


    耿皓不知道男人为什么有点生气。


    但是只一想到,他们马上又将上床,耿皓就觉得自己从尾椎的部位,开始窜出一溜的酥麻感。只是听到这样的话,甚至什么也没做,呼吸就已经变得急促,身体一阵阵的燥热。


    耿皓笑了一下,解下自己松松垮垮的浴袍,慢慢趴在柔软的床上。


    【tid=37718】


    那天他们只做了一次。做完以后,大约已经十二点了。


    耿皓拖着高潮过后,既疲惫却又轻松的身体,进浴室去冲澡。而出来的时候,看见祁宏又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坐在床边不知想什么。


    “你怎么每次都要着急走啊?”他莫名有些不爽地问道。


    祁宏瞥了耿皓一眼,无奈地说:“我明早上班儿啊,再不往回赶,到家太晚第二天早上要起不来了……”


    耿皓笑了一声,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问,“你住哪啊?要不在……就我这儿睡?”


    没想到祁宏摇了摇头,“有文件落家里,明儿得带过去,怎么都要回家的。”


    “我住天通苑……”他回了个地名。


    耿皓一听便吓了一跳,“那么远?!都五环外了!”他惊叫。


    祁宏嗯了一声没说话。


    耿皓这时候,便觉出了些过意不去的尴尬和愧疚。可又一想到,即使那么老远,祁宏都能跑过来找自己,不论是因为什么,都让人有种洋溢着的满足感。


    耿皓把毛巾搭在座椅背上,想了想,半跪在地毯上,捧着祁宏的脑袋,又讨好似的仰头舔吻着男人的唇角。


    “那你……过来一趟,不是来回、很折腾?”他含含糊糊地说着,极尽温柔的吻着祁宏的嘴唇。


    祁宏犹豫了一下,张开嘴,扣着耿皓脑袋,加重了这个吻。


    两人就这样亲了一会,当情欲的又开始翻涌时,祁宏却硬着心结束了这个吻。


    他沉着声音说:“太远了,所以以后都不来了……”


    话没说完,耿皓顿时吓了一跳,然而还不待他说什么,祁宏自己也觉得这话太决绝,便又拧了拧眉改口道:“以后不能常过来了……”


    耿皓退开了一些,坐在地上,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那我过去找你行不行啊?你一个人住吗?”


    祁宏垂着眼睛想了想,点点头,松口说,“我一人住,你……要过来就过来吧!”


    耿皓得了应允,仰头看着祁宏笑了起来,然后再次恋恋不舍地与男人吻在了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