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消费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 第一章:分手派对

第一章:分手派对

    一个星期以前,耿皓过生日那天,祁宏第一次和他提了分手。


    那时候,即使两个人吵得如此凶,祁宏说了许多伤人的话,耿晧仿佛都还有种直觉,坚信他们依然走得下去。


    可是直到前天,祁宏第二次冲他说了那两个字。


    既没有争吵,也没有冲动,他就这样看着房间里的耿皓,当着孙衍之的面,平平静静地说,我们分手吧。


    耿皓的一颗心,茫茫然,像是慢慢沉进了谷底。


    他低头看着地板,轻轻嗯了一声,张开口再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想,原来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


    现如今,他们可能真的要散了……


    昨天晚上祁宏没有回来住。


    耿皓一直失眠,等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精神不振的给好友于瑜发了条信息。


    他说:我和老祁可能要分手了。


    于瑜看到消息以后,几乎是秒回。他说:如果这是真的!我得三呼万岁,然后必须拉你出来庆祝。


    他发完以后,紧接着就兴冲冲的在gay友小群里组起了局。


    大喜讯!庆祝晧哥与老祁分手!今晚line吧聚起,不醉不归!!再重复一遍,皓哥和老祁分手了!分手了!分手了!![鼓掌][礼花]


    这条信息一发出来,群里顿时就热闹得开了花。


    耿晧在圈里一向人缘很好,大家几乎是一呼百应的纷纷应约。


    耿晧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心里难受的像堵了块石头,想哭又哭不出来。于是干脆想着,出去就出去吧,嗨一嗨,说不定能舒服些。


    简单洗了个澡,收拾一下,四点多到酒吧的时候,大桌的沙发上已经坐了好几个人。


    和他关系最好的andy、小郑、于瑜,这三个骚浪贱的小零,还有杨予香,都来了。


    甚至一些不那么熟,但偶尔也会见面的人,也一并凑进了聚会。


    他们一见到耿晧就高呼:“庆祝你失恋!”


    然后纷纷叫嚷着,“天啊”,“你可终于和老祁分手了”,“你都不知道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耿晧强撑着笑了笑,应付似的点了点头,只觉得身心疲惫。


    他知道,几乎他所有的朋友,都不喜欢老祁。


    其中于瑜,和他关系最好,也是看老祁最不顺眼的。


    他一来就拉着耿晧坐在自己身边,挨着他絮絮念叨着,满脸的恨其不争。


    “皓哥,你还别不开心!我也是真就不明白了,你说你这条件,放哪儿找不到一个好攻。怎么就非在老祁那根歪脖子树上吊死?”


    他翘着一条腿,两根手指上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一根一根掰着手指细数。


    “就说你们家老祁吧,先不说年龄,放到圈儿里绝对算是个老的。”他掰弯了小拇指。


    “再说长相,我也不说他丑了!是,你不觉得他丑,就说他长得一般都算是夸他了吧?你总不能昧着良心说他长得帅吧?!”他又弯了无名指。


    “再来呢?又老,又丑,还他妈的穷!卧槽那一脸的穷酸小气的德行!”他一边骂,一边弯了大拇指,最后发现三根手指头似乎还不足以细数祁宏的缺点,干脆掐了抽到半截的烟,将食指也掰弯了。


    “性格就更不用说了……他妈心眼儿小的还他妈不如马*儿大呢!我是真不明白你干嘛非得和他在一起?!”


    于瑜说完,最后将中指高高地竖起来,“皓哥你看看,他可不就只剩下这一根吊了?老祁他妈可不就是个jb玩意儿么!”


    他大声骂完,仿佛犹似还觉得不解气一样,用肩膀撞了一下`身旁的小郑,仰头问众人道,“你们说我说得对不对?”


    此时众人还沉浸在他那个心眼与马*的粗俗比喻中,纷纷捧场地夸赞,“于瑜你总结的可真够精辟啊。”


    耿晧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于瑜比在身前的那只手,此时也说不出什么“没错,我就是图他器大活好”之类的玩笑话了。


    他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忍下心底泛上来的阵阵酸楚,低着头心想:真的,在他们眼里,老祁这个人也就是这样了吧。


    满身的缺点,简直像是条烂到骨子里的臭虫。


    这样的认知,让耿晧心里觉得更加难过。


    他想即便出来玩了,也还是一样的索然无味。


    哪怕周围再多的人、再热闹的气氛,也驱散不了自己心里那种挥之不去沉滞感。


    如有重负沉沉的压在身上,压得他仿佛要窒息。


    这时候孙衍之走过来了,他其实来得很早,刚才一直在吧台买酒。这会儿结好了账才回来。


    男人今天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衬衫和裤子,袖子挽到手肘,手腕上带了一条日本匠师手作的檀木串,整个人显得英俊潇洒,又儒雅贵气。


    他手上亲自端着两个杯子,一杯是他自己的,另一杯是耿皓常爱点的长岛冰茶。


    “耿晧,你过来了,你脸色看着还是不太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放在了耿皓面前。


    原本坐在在耿晧另一侧的小郑,一见到孙衍之,立马将位置让了出来。


    “孙总,坐这儿!”他一边说着,一边对耿晧开玩笑,“真的,耿晧,你和老祁分了多好,你看孙总对你多体贴?”


    孙衍之闻言勾起嘴角笑了笑,挨着耿皓坐下,有些小心地问:“你……真的和老祁分手了?”


    耿晧低着头,浅浅抿了口酒,缓缓点了点头。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自己的朋友们说,说自己很难过,失恋很痛苦,说他其实希望得到安慰,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老祁?


    这些话耿皓一句都说不出口,因为他知道即使说了,朋友们也不会理解。


    耳旁传来孙衍之温声询问的声音:“是不是那天晚上,我在你家,祁宏到底还是介意了。”


    “也难怪你们要吵。毕竟,老祁这人一向心眼比较小,连气量也……”


    孙衍之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像是怕伤害到耿皓的感情,又或者是不愿在耿皓面前,这么不给祁宏留余地。


    “那天晚上……?”andy突然叫了一声,觉得自己好似抓住了敏感词,“等会儿?!什么情况,孙总你哪天晚上在耿晧家里?什么情况啊?”


    andy如此一叫,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大家纷纷侧头看着孙衍之。


    孙衍之抿着,摇了摇头。


    “能有什么情况……前天不是耿晧不出来,你们担心他……所以我奉命过去给他送蛋糕了么……我只是……陪了耿皓一会,半夜的时候老祁回来了而已……”


    他这么说着,垂下眼睛,浅浅叹了口气。


    “你们是了解耿晧的,在没和老祁分手以前,他怎么会和我有什么?我也真的只是单纯地陪了他一会儿。”


    andy哀怨地瞟了一眼耿皓,颇有些惋惜的叹气:“这也太可惜了吧……”


    耿皓没有说话。


    他从孙衍之的皮烟盒里,取了一根手卷烟点上。


    其实他平时都抽凉烟。只是这会儿,却突然想要一根劲儿大的。


    “啪”的一声,火苗燎着烟卷,缓缓冒出白烟。


    耿皓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浓醇的烟雾,从嗓子眼儿一路呛进了肺里。


    强烈的烟雾伴随着尼古丁,带来了一阵灼烧般的疼痛。


    过多的二氧化碳进入大脑,让神经产生了些微恶心作呕般的晕眩不适。


    他捂着嘴,沉闷咳嗽了两声,然后着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开。


    一个多小时后,一桌人东扯西扯的闲聊着,杯子里的酒几乎都见了底。


    小郑提议先去吃个饭,然后转场去des玩,他听说今晚来了个挺有名的外国dj,应该会比往日更热闹。


    这时耿皓终于找到了机会,他扯了扯于瑜的袖子,小声说着:“你们去玩儿吧,我就不去了。昨晚……我一夜没睡,实在有些难受。”


    他说完以后,便皱着眉,半真半假地做出一副头痛难忍的模样。


    于瑜啧了一声,皱起那双秀气的眉毛,盯着耿皓的脸看,半晌后翻起白眼:“……算了吧,我看你也是真的没什么力气。你回去好好休息吧。真的,皓哥!分了就分了,你别这么折腾自己好吗……”


    “我知道……”耿皓苦笑着点头,轻轻敲了一下于瑜的肩膀,做出一个示意放心的动作,“我不会有事的。”


    于瑜叹了口气。


    连他身旁的小郑,andy几人,也都关切的看着耿皓,脸上满是无奈。


    “那既然你要走……”孙衍之一直站在耿皓旁边,这时便适时地开口,“那正好,其实我也有点想撤了……耿皓你应该没开车,我顺路送你回去吧。”


    耿皓瞟了男人一眼:“你出来喝酒还开车吗?而且你刚才不也喝了?”


    孙衍之摇了摇头,凑在耿皓耳边说道:“刚才我在吧台点酒,看你的表情,就猜你可能待不长,所以特意要了一杯无酒精的特调,你可别揭穿我啊。”


    他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站得近的人,却能听得一清二楚,于是andy叫了一声,“哎哟!”


    “耿皓你看孙总多体贴!大老远陪我们坐这么半天,就等着这么个送你的机会呢!你快答应了他吧!最好送到了床上我们才放心。”


    其余人也跟随着,附和地笑了起来,推搡着两人往外走。


    耿皓皱眉,挣扎了几下,口里说着:“你们别闹了!快别瞎起哄啊!”


    孙衍之看着耿皓,摊开手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我也是想脱光了衣服,把自己送到耿皓床上啊,可惜能送他回家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众人听此,都发出一阵阵的嘘声。


    要知道耿皓虽然在圈内人气很高,但他毕竟是个零号。


    在gay圈这个一攻难求的地方,像孙衍之这种方方面面都挑不出短板的极品纯一,放到哪里,都足够让人追捧。


    耿皓心里无奈,不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扶了孙衍之的面子,当下便也不再矫情,点点头,答应了让他送。


    汽车安静地停在耿皓身前,孙衍之亲自下来给他拉门。


    耿皓坐进车里,静等了一会,偏头看着孙衍之的侧脸出神。


    他试图从这个男人的脸上、身上、或是举手投足间,找到哪怕一丝一毫不如老祁的地方。只可惜,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所有的朋友都在试图撮合他与孙衍之。有时候就连耿皓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就偏偏放不下祁宏。


    汽车平稳地向前行驶了一段,孙衍之将音乐声调小。


    他说:“耿皓,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那天么?”


    耿皓收回了视线,扭头看着窗外,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惭愧的摇了摇头。


    孙衍之了然地笑笑,他说:“我如果说……是你弄丢了打火机的那一天,你一定就想起来了吧。”


    耿皓轻轻“啊”了一声。


    孙衍之摇头莞尔:“你对老祁的事儿,永远记得很清楚,你真的挺喜欢他的。”


    说完以后,他偏头扫了耿皓一眼,露出一个略有自嘲的表情。


    “可是耿皓,我从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也已经喜欢上你了。”


    他回忆着说:“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我记得那天……你穿了一件白色的a|x长袖衣,腰背挺得很直,整个人帅的不得了,几乎要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我们聊得很好,你对我一直都很客气。直到你发现自己丢了打火机……”


    “我没有想到,那样的你,会仅仅因为弄丢了一个打火机,就闷闷不乐了一整晚……”


    “你跪在地上,趴在桌子地上,憋着气红着脸,伸手去够沙发下的缝隙,撅着屁股,连股沟都露出来了……”


    说到这里,孙衍之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轻笑了一下。随即又像是怕耿皓生气,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特别想操`你。”


    然后他叹了口气说:“可是第二个反应,我突然觉得很心疼……”


    他说:“耿皓你知道吗?我心疼你……”


    “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是你男朋友,我一定舍不得让你这样委屈。”


    孙衍之说完,闭了一下眼睛。


    他趁着停车等红灯的间歇,侧头看着耿皓,用手指背部,轻轻摸了摸耿皓的脸。


    耿皓眼眶已经有些发红了。


    他自小就是个好面子的人,从来不肯让别人看低自己。


    可他没有意识到,原来那天,自己留给众人的印象,竟然是那么不堪。


    他想,连孙衍之这样的一个人,都会为他心疼,那老祁呢?


    他为他遭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委屈。可他……心疼过自己么?


    耿皓低下了头,只觉得在羞耻与难过之中,鼻腔里又有种想哭的酸楚。


    心里仅存的那点勇气与力量,仿佛也随着孙衍之的这些话,被一并给抽走了。他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头一次想着,是不是真的该要放弃?


    电话在此时,突然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耿皓不愿意让人看见他哭,忍了一阵,等眼眶里模糊的湿气散去,才回过视线去看手机。


    ——是老祁打来的。


    他的手指悬空在接听与拒绝之间的按钮上,犹豫了一会,刚刚想要接听的时候,屏幕却已经熄灭,又重新变回了黑色。


    孙衍之将抽纸盒递给耿皓。耿皓抹了把脸,摇摇头。


    车内瞬间又陷入沉默之中,浅浅的音乐声一直响着,低哑的男音唱着一首英文歌曲。


    iseethosetearsinyoureyes


    ifeelsohelplessinside


    yourheartistired


    i''mwaitingonthesidelines


    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孙衍之也跟着轻轻哼了一下。


    letmeloveyouwhenyourheartistired


    他用手轻轻敲着方向盘,低垂眼睛,沉声呢喃:“如果能爱你就好了。”


    耿皓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孙衍之回神问道:“你要不要去我那里坐一会儿?还是直接送你回家?”


    耿皓嗓音沙哑地说,“回家吧。”


    孙衍之叹了口气,点头说好,表情有些失落。


    然而又过了一阵,耿皓突然开口:“你……一会儿到我那儿,还是上去坐坐吧。家里没人,老祁不在。我们……也已经分手了。”


    孙衍之听懂了耿皓的意思。


    绿灯亮起的时候,车子猛地向前蹿了一下,大抵是油门踩得有些重。


    窗外的景色安静而缓慢地往后倒退,再前面的一段路有些拥堵,因为他们正好经过des。


    天色暗淡,酒吧门口已经聚集起了不少的人,幻彩的霓虹灯在夜色中迷离的闪烁着,变幻的灯光,映照出这人世间种种浮华而扭曲的欲`望。


    直到现在,耿皓还清晰的记得,两年前的那一天,也就是在这里,他第一次,遇到了祁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