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满级大佬她回来了 > 第30章 都不容易

第30章 都不容易

    远在a省的夏天,正喝着师父亲手泡的茶品味人生呢,接到了卓之乔的电话,嗯,论年龄的话,这算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夏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上来,就是客套的寒喧。


    “有事儿?”


    夏天并不客气,毕竟也是同学来着,又是对方故意透露出乔美丽和卓天墨的关系的,和她那个妈一样,惯用的伎俩就是装小白兔,她实在懒得和她演。


    而且,也没有演的必要。


    “咱爸的事儿你知道吧?”


    “呵,别称呼的那么亲热,那是你爸,至于我,也就是生物基因上的父亲而已,就他的所做所为,已经互不相欠了。”


    “夏天,你这样就不对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夏天直接挂断了电话,最烦对方这种磨磨唧唧装圣母的模样儿,都不明白,对方是哪里来的自信。


    “她什么意思?”已经治疗完感觉身体比先前轻松的夏卓,心情也比先前轻松了不少,这会儿就好奇的看着自家小妹,“卓天墨出什么事儿了?”


    “不知道。”夏天摇头,“放心,她自己憋不住,一会就说了。”


    果不其然,夏天话音落下的功夫,卓之乔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这会儿,她不敢再说些有的没的,而是直入主题:“夏天,爸脑梗住院了,医生说,完全恢复的可能性比较低,除非有手法高超的中医师配合治疗,你是不是带着大姐去找清山大师了?能不能我们也把爸送过去?”


    “不能!”


    “夏天,这会儿不是制气的时候......”


    夏天直接按了挂断,并拉入黑名单,耸耸肩膀,对巴巴看着她的夏卓道:“脑梗了。”


    “呵.......”夏卓就冷笑,“活该,这才是他应得的报应。”


    韩山也摇了摇头:“人啊,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其实真论起来,这世上有几个笨人呢?不过是善良和信任给了他们机会罢了。”


    “还有糊涂。”夏天补一句。


    想到夏琳以前的所作所为,韩山对此表示同意,有些人,为了感情进了糊涂阵的时候,真的是能气死个人。


    夏天回拨了宋陌城的手机,对方秒接:“夏夏,我还有点儿事没处理完,明天一早过去。”


    “这个不急,我不是催你的.......”夏天的声音染上了几分笑意,“你留下,是为了趁着我不在,帮我清清场子?”


    宋陌城也笑了:“猜到了?”


    “嗯。”夏天声音轻快的道谢,“大师兄,谢谢。”


    “你不怪我,我就很开心了,毕竟,卫道士太多了,所以,有些事情,我来做,比你来做,要强的多,以前不知道你的态度,我不敢动手,现在知道了,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叹口气,宋陌城道,“他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不过就是让卓氏不复存在,竟然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放心,有我盯着,他顶多就是站不起来,不会出人命的。”


    “我没有不放心他,我是不放心大师兄。”夏天叹气,“你们宋家也不太平,估计有人肯定又要拿这事儿为难你。”


    “我怕吗?”宋陌城挑眉,“就怕他们不来找我。”


    又聊了几句,夏天把手机给了一个劲儿冲她做手势的韩山。


    “臭小子,还记得你师父?”


    韩山一上来就是中气十足的质问。


    “师父这话可就没良心了,我上个月刚去看了师父,还给师父带了好多土特产,难道师父都忘了?”


    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一时间,韩山就有些哑火,不过就是想要占点儿主动权,哪想到一下子就让那小子给绕进去了。


    “师父,明天我就过去了。”


    大徒弟温和的声调,使得韩山想发火也发不起来了,只好顺坡下驴:“行,路上慢点儿,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韩山一脸的懊恼:“当了他这么些年的师父,在他面前就没占过上风。”


    “他当时怎么会拜了师父为师的?”夏卓好奇的问道,说实话,宋陌城的妖孽程度,一点儿不比自家小妹差,她一直疑惑韩山是怎么让他心甘情愿拜师的。


    “那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韩山神色中流露出几分怀念,“我和他的父亲是好朋友,他是一个特别正直上进又有责任心的男人,在师门遭难的那几年,如果不是他,或者,我也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只是没想到,那么好的一个男人,竟然英年早逝,当时小城才五岁,他的妈妈又是一个特别柔弱的女人,我实在不放心他,就去找了他母亲,让我把他带在身边。


    她母亲答应了,但宋老爷子要求他一周必须回宋家住两天,那个时候我也才意识到是我想的太少了,毕竟,他是宋家的长孙,要是只跟在我身边,反倒会误了他的前途。


    宋老爷子是真爱他,所有的一切,都为他打算的妥妥的,而他自己,也是一个特别有韧劲的孩子,又足够聪明,所以,他前进的速度,真的超出了我们每一个人的预期。


    但也因为如此,他面对的困难,成倍的增加.......”说到这儿,他叹口气,“欲壑难填,从来是人性最恶的根源。”


    不用韩山再多说,夏卓也能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没有了父亲,母亲又改嫁的孩子,偏生是家里最出挑的,难免有些人会心思活络的做点儿什么,以前,夏卓一直不明白宋陌城那么优秀,为什么宋家不让他待在京城,现在才明白,那是宋家给他羽翼风满的时间,是对他最大的保护。


    夏天也是第一次听师父说起这些,以前她不是没问过,师父每每都是一言带过。


    至于大师兄,从来不会谈家里的事儿,感觉都是伤心事儿,夏天也从来不问,至于二师兄三师兄,平时话挺多的,但只要涉及到大师兄的家事儿,就立马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


    以前,她只当是大家怕伤到大师兄才不说,现在才明白,根本的原因是怕伤到她——毕竟,她有那么一对不靠谱的父母,和大师兄现在的境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