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极品小侯爷 > 第616章 梁帝真传

第616章 梁帝真传

    “你和林太保派人,将老账房从祖地带回来,逼迫其临摹谢弼的字迹。”


    “伪造谢弼通敌密函,事成之后,将那老账房杀了灭口。”


    “人就埋在城郊二十里外的桃树林里。”


    “这桩桩件件,来龙去脉,黑尉全都看在眼里。”


    “只不过是皇族犯事,黑尉秘而不宣,只是匆匆禀报给圣人后,便将此事造册,存入黑尉司密档之中。”


    “二哥,从你派人去抓老账房开始,黑尉就记载得清清楚楚,事无巨细。”


    “不知,这算不算得上铁证?”


    “若二哥觉得,本宫与黑尉联手,污蔑你清白,倒也好说。”


    “毕竟那老账房的尸体,本宫已经派人挖出来,封进箱子里,带回城内,可随时查验。”


    “另外,今晚夜审开始之后,闲杂人等就无法再进入大理寺审刑院。”


    “所以……”


    “二哥不知,趁着这段时间,本宫已经派人,将所有涉事之人,包括去抓老账房的手下,全都一并抓获。”


    说到这,李雍脸上笑容更甚,看着李乾的眼神,宛如看待一具尸体。


    秦风看在眼里,心中却阵阵惊诧。


    这个李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把李乾置于死地。


    尤其是提供的证据,不只是人证,更有物证,连尸体和帮凶,都一并控制在手心里,不给李乾任何余地。


    这一刻,不只是秦风,在场所有人,都如梦方醒。


    眼前这个仁善随和的七皇子,才是所有皇子中,最老谋深算的一个。


    为了这一天,李雍竟然蛰伏了数年之久!


    别说外人,就连李雍的亲兄弟李乾,都毫无察觉。


    世人皆说,李乾深得梁帝的真传,将来必是第二个梁帝。


    殊不知,李乾只不过是学到了皮毛罢了。


    而不显山不漏水的李雍,才是真正学到了梁帝的精髓,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至少在隐忍与耐性方面,李雍胜过了梁帝。


    “二哥,以你的韬略城府,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难道你忘了,父皇是怎么告诉我们的?”


    “想要成为一国之君,就要防备所有人,哪怕身边最信任的人。”


    “你明知道整个京都,都被黑尉严密监视着,水泼不进,风吹不进,你却不加提防。”


    “难道是觉得,黑尉是皇族心腹,便可完全信任?”


    “呵呵,这京都,可不只有你一个皇子啊。”


    李乾瘫坐在椅子上,眼神阵阵恍惚。


    他本以为,今晚的猎物是秦风,只要自己和林太保联手,就可以草草结案。


    结果却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觊觎的猎物。


    而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七弟,才是那个最狠,最黑,最毒辣的猎人。


    一直以来,李乾将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秦风身上。


    觉得只要除掉了秦风,就可以获得储位。


    却忽略了近在眼前的李雍,当李乾与秦风斗得两败俱伤之际,李雍就可以坐拥渔翁之利。


    只是……


    李乾不甘心,更不明白。


    他猛然抬头,死死注视着李雍,咬牙切齿,几乎是一字一顿。


    “你为何能得到黑尉密档?!”


    黑尉司只效忠于一国之君,别说是皇子,就算是皇后,都不可能插手黑尉司。


    李雍似乎早就料到李乾会这么问,没有任何迟疑,脱口而出。


    “我说我直接去了一趟黑尉司,让黑尉交出密档,你信吗?”


    此言一出,李乾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身体剧烈颤抖,声嘶力竭地怒吼:“不可能!”


    在李乾看来,黑尉司与殿前武士一样,都象征着皇权。


    区别在于,殿前武士在明,黑尉司在暗。


    一个代表着皇权威严,一个代表着杀伐果决。


    除了梁帝,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黑尉司,或是逼迫黑尉司为自己效力。


    李雍依旧在笑,只是这看似和善的笑容,却令人不寒而栗。


    李雍长叹了口气,语气尽是感慨,似乎对李乾很失望。


    就像之前在御书房,梁帝对李乾失望透顶,一模一样。


    “二哥,你还是没有明白父皇那句话的深意。”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父皇信任,黑尉司自然也不例外。”


    “若无铁腕手段镇压,黑尉司又岂会兢兢业业,忠心耿耿?”


    “黑尉司畏惧于圣人,本宫只需让黑尉司,也畏惧本宫即可。”


    “以把柄要挟之,纵使是秦风这等人,也会就范,何况黑尉?”


    说到这的时候,李雍满怀深意地瞥了秦风一眼。


    或许秦风很难缠,但他的弱点也很明显,就是太重感情。


    否则秦风也不会因为谢家,显得背负叛国的罪名。


    秦风同样在审视着李雍,这一刻,从李雍身上,秦风果然看到了几分梁帝的影子。


    秦风甚至隐隐感觉,现在的李雍,就是年轻时的梁帝,其野心,其能力,都叫人不寒而栗。


    李乾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何李雍向来不争,甚至显得有些“怯弱”,可是自始至终,梁帝都对李雍报以期望。


    原来,从一开始,梁帝就知道,李雍是一头潜龙,总有一天要呼风唤雨。


    而他李乾,只不过是梁帝的“备选”罢了。


    李乾猛然攥紧双拳,眼睛布满血丝,近乎疯狂,又强压着这股疯狂,嗓音变得阴沉至极。


    “就算本宫输了,与储位无缘,本宫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老七,别忘了长幼有序,本宫才是皇长子,只要有本宫在,这储位就落不到你头上!”


    “况且,你势单力薄,谁会服你!”


    闻言,李雍眉头一挑,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嘲弄。


    “哦?直到此刻,二哥你还抱有幻想?”


    “既如此,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几乎是李雍话音刚落,一个寺兵,神色慌张,匆匆跑进大堂。


    噗通一声,扑跪在地上,噤若寒蝉地禀报。


    “大……大人!”


    “太傅回京了!”


    大理寺卿眉头一皱:“太傅返京?怎么可能?他不是在祖地守孝吗?”


    “况且太傅返京,乃是大事,吏部应该通报才是,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