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曾热情似火 > 第291章

第291章

    周敬宇躲闪不及,被泼了一头一脸小米粥,黄黄的液体站粘在名贵的西装上,怎么看怎么滑稽。


    “谁?谁干的!”他哪受过这个委屈,顿时炸了。


    也顾不上宋知鸢,他直接快步朝着那个女生走去,面目狰狞着要动手。???.23sk.


    和女生同行人一看,急了,拦在她的前面大喊道,“快看,堂堂周氏集团的总裁打女人了!”


    “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周敬宇正在气头上,听她这么嚷嚷,更火了,伸手抓着女人的胳膊把她往一旁拉。


    没想到女人根本不怕,一脸不屑道,“怂比,只会跟女人动手,算什么男人?你有本事就打!”


    一向自负的周敬宇哪受得了这个刺激,当即脑袋一充血,直接扬手就是一耳光狠狠打了上去。


    女人也没想到他真敢动手,压根没躲,被他一巴掌打得直接嘴角出血重重摔在地上。


    同行的女生吓傻了,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周敬宇抓住了头发。


    “敢泼老子?”周敬宇阴沉着一张脸,问。


    女生吃痛,刚要说什么,余光瞥见几个身材高大统一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快步走来。


    周敬宇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几个人掰开手指,两条胳膊被钳制,动弹不得。


    这几个人,宋知鸢见过,是贺五手底下的人。


    季晏礼猜到了什么,冲着手机那头吩咐道,“不用出警了,已经私下调节了。”


    听到声音,周敬宇费力地转头看来,喊道,“你可是警队的,这种明显黑势力的事情,你居然不管?”


    随着他的喊声,众人的视线纷纷聚集到季晏礼的身上。


    他身材高大,外貌出众又一身正气,确实和职业十分符合。


    周敬宇故意说这种有引导性的话题,就是逼着季晏礼出面,把他从保镖的手底下救下来。


    宋知鸢再清楚不过他的心思,忽地一笑,“周总,你们自家的事情,就别占用公共资源了吧?”


    自家人?


    吃瓜群众表示他们听懂了。


    周敬宇气得想破口大骂,一个字还没说出口,被其中一个保镖直接捂住了嘴。


    再让他说下去,他们非得全部失业回家喝西北风不可!


    眼看他有嘴不能说的憋屈样,宋知鸢浅浅勾唇,无比同情道,“周董意外中风,周夫人住院,周总这段时间肯定受了不少刺激。”


    “是,挺可怜的。”季晏礼顺着她的话补充道。


    没想到一向正经的人也会跟着自己胡闹,宋知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哥,我们先回去吧,星星还在家等我呢。”


    季晏礼点点头,去前台结了账,连刚刚一场闹剧造成的损失也一并赔偿了。


    回去路上,他问起了她打算出国留学的事情。


    “我就知道,星星肯定憋不住要跟你说。”宋知鸢失笑,解释道,“原本大学毕业,加入周氏之前,我是有考研打算的,正好现在有时间,就打算再丰富一下自己的专业知识。”


    也算是,出去散散心。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季晏礼故作轻松道,“有进步的想法是好事,票定了吗?”


    宋知鸢,“嗯,二十号的。”


    “过完元宵就要走?”季晏礼有些意外,好看的眉峰微皱。


    宋知鸢点头,“学校那边的意思,是想让我尽早过去熟悉一下环境,毕竟还要租房置办生活用品之类的,早一点去时间充裕点。”


    说着,她忍不住笑,“这些我都和星星说了的,难道她没告诉你。”


    “可能说过,不记得。”季晏礼淡声道,情绪看着不是很高。


    想着他跟夏星洛之间微妙的关系,宋知鸢应了一声,没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季晏礼突然问道,“中间还回来吗?”


    “应该不回来,具体的,到时候再看吧。”宋知鸢转头看向车窗外,入目全是熟悉的风景。


    她从小出生在晋宁,虽然中间投奔季家离开了几年,但大多时间是在这里生活。


    这座城市,承载了她太多回忆,以及,她和周祈川那段注定只能珍藏的爱情。


    如果不是母亲和外公外婆留在这里,或许,她以后都不会再回来。


    季晏礼从内视镜里将宋知鸢的神态尽收眼底,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回来记得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


    元宵那天,季晏礼早早开车接了宋知鸢,又一起前往机场接张婧仪夫妻。


    见了面,张婧仪只是红着眼睛拉着宋知鸢的手,什么也不说,眼睛里写满了心疼。


    开车前往陵园的路上,她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丈夫,又看了看开车的季晏礼,拉着宋知鸢的手道,“鸢鸢,跟我们回去吧。”


    “阿姨,我哥没跟您说我要出国吗?”宋知鸢心中感动,但是却不打算改变计划。


    她知道,张婧仪一直以来存着让她当儿媳妇的心思。但她从头到尾,都只把季大哥当做是她的亲哥哥。


    张婧仪叹了一口气,心疼道,“晏礼都跟我和你叔叔说了,还有你离婚的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说跟我们打个电话说一声?”


    “妈,知鸢长大了,又不是之前的小姑娘,自己能做主。”季晏礼适时替她解围。


    张婧仪有些气,瞪了他一眼道,“这话说的,你们多大在我跟你爸眼里,都是小孩子。”


    “是是是,您说的对。”宋知鸢赶忙放软了语调,笑道,“阿姨,我哥他说话直,您别生他的气。”


    “我自己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他的臭脾气?”张婧仪失笑,心中却有些空落落的。


    宋知鸢一口一个哥,她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意思?


    这孩子命苦,如果她愿意,她真想替老姐妹好好的照顾她。


    几人说着话,很快到了陵园。


    远远看到刘梦芸的墓碑,宋知鸢就红了眼眶,连日以来积压的难过,险些绷不住。


    张婧仪抱了抱她,柔声道,“鸢鸢乖,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别憋着。”


    话虽然这么说,但她的泪反倒是最先落下来。


    宋知鸢轻笑着摇摇头,抬手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我妈以前最不喜欢看我哭,我以后会多笑,我会好好的,不会再让我妈操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