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放开我画皮仙 > 第二十章 此为神经病,最喜吓人

第二十章 此为神经病,最喜吓人

    一个童颜……萝莉?而且,看起来实力很强,是个不错的对手!


    不知道打一拳,能不能哭一天?


    江朝歌心里莫名有些冲动。


    这一刻,他好像有些明白,为什么一些剑客在山上修炼十几年都安安静静,可下山后却到处找人比剑,惹事生非了。


    因为,他现在同样如此。


    一朝变强,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也没个系统的数据面板让他看一看,那要怎么办?


    找人比试呗!


    但很快他就将这种冲动压了下去。


    “我跳出了六道,我不入轮回,而且,我有大病!我不用睡觉,我还人格分裂,世俗的情情爱爱都影响不到我,所以,只要我不去作死,就能长生不死,未来还能成为鬼仙,那我为什么还要急于找这么危险的对手干架?”


    一瞬间,他心如止水!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颗想浪的心,区别在于,你能不能控制得住。


    江朝歌不再去看少女,径直的推着独轮车向淮安县的方向走去。


    他一眼就看出了少女不是人,可他身上并没有鬼气,所以,只要他装成看不见少女,应该就不会有事。


    正想着,‘江二郎’的脚下就冒出了一个人头。


    少女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跨下。


    并且,以一种阴狠凶恶的表情向着他扑了过来,口里腥红的舌头吐出至少三寸,极为的吓人。


    “我突然出现!”


    少女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江朝歌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幸好他没有心脏。


    这鬼东西,是个……神经病吧?!


    不理她,不理她,有病,惹不起!


    江朝歌继续往前走,但很快,少女又跑到了‘江鱼儿’的跨下,开始故技重施,大声的惨叫,并吐出腥红的舌头。


    可惜,这次的江朝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再被吓到。


    少女犹有些不甘,在后面看着两个江朝歌的背影:“看不见我的吗?难道我记错了?可我的记性一直很好,明明看起来很眼熟啊……”


    江朝歌不知道少女有没有跟上来,毕竟,他也不能回头,只能平视前方,保持稳定的步伐向着前。


    “希望不要跟上来,我现在要转变心态,把自己当成一个正常人,所以,这世上的鬼物,我都看不见,也听不见她们说话。”


    “不能冲动!我虽有两个分身,可都在一起,万一打不过她,我的两个分身很可能被一起灭掉,那就得不偿失了。”


    “从这里到淮安县大概还有两天的路程,中间只需要再过一夜,我先忍住,到了淮安县后,应该就安全了。”


    ……


    山路并不好走。


    不过,江朝歌是鬼,并没有肌肉酸痛的劳累感,所以,他能一直走。


    在走了一个时辰后,天色已经大亮,他也终于成功的走出了萧山,上到了大路。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结伴同行?这个世界太过诡异,充满了未知,人越多,路上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就越小,毕竟,只要我跑得比其它人快就行。”


    正想着,他就看到前面出现三个人影。


    大路,果然人多!


    江朝歌推着独轮车前往赶了几步,很快就看清了三人的样子。


    三人都是书生的打扮,穿着长长的儒衫,不过,只有一人背着竹箱,其它两个人都是背着小小的包裹。


    运气不错啊,这三人应该也是赶往淮安县的考生,最主要的是,读书人一般都跑得慢!


    江朝歌立即就让‘江鱼儿’走了上去。


    “三位兄台,请问是否是赶往淮安县参加乡试的同僚?”


    “正是!”三个书生看了一眼江朝歌身上的儒衫长扮,放松了警惕:“这位兄台,不知是哪里人氏?”


    “青平乡,江鱼儿!”江朝歌施礼回道。


    “原来是江兄,久仰久仰!”三个书生见江朝歌施礼,马上也回礼。


    久仰什么的,自然是客套话。


    但江朝歌能看出来,三位书生对他的出现并没有表现出不悦,而且,很快就主动提出邀请,让江朝歌与他们同行。


    读书人果然和读书人更为亲近!


    交谈间,三人都各报了姓名。


    背着竹箱的叫‘许知’,两个背包裹的,一个叫‘张君且’一个叫‘柳弘毅’。


    目的达到,江朝歌便指了指后面的江二郎:“小弟前几日不幸在萧山迷了路,差点落了难,亏得后面的江捕头将我救下,要不然……”


    “捕头?”叫柳弘毅的书生看了江二郎一眼,神情间并不隐藏鄙夷之色:“我等今晚欲要落脚‘吴家庄’,带个捕头……恐有不便吧?”


    “是啊,这吴家庄庄主乃是墨家弟子,江湖一代豪侠,虽说墨家向来主张兼爱,从不拒客,可与官差却是向来不合。”张君且同样点头。


    墨家?


    江朝歌自然是知道墨家。


    而且,江二郎的记忆中同样对墨家有印象,墨家弟子遍天下,主张替天行道,打抱不平为,自然就跟朝廷的官差有些摩擦。


    简单说就是黑与白的对立!


    江朝歌有些无奈,看来只能换几个人组队了,可就在这时,他的眼角憋到了远处一个白色身影。


    白裙,胸大,萝莉!


    江朝歌再次被吓到。


    这鬼东西……居然一直跟着他?!


    跟了一个时辰?她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她看出来我是鬼了?不可能吧,我的伪装应该没有问题啊!


    三名书生看江朝歌半天不说话,在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后,那名背着竹箱,名叫许知的书生便再次开口了。


    “不知那独轮车上躺着的是何人?”


    “一个夜侦司的预备役,同样在山中遇了难。”江朝歌随口回道。


    “又是个粗鄙的武夫,还是个预备役!”柳弘毅似乎对于武夫之流极为不耻:“江兄可是秀才之身,未来是有机会进学宫听夫子们教悔的,若是有朝一日当朝为官,那也该秉持清流,洁身为上,还是少与这些官差来往,以免沾染了俗气。”


    这么清高的吗?


    江朝歌受教后,立即连连点了点头:“其实小弟也不太想救他,只是听他说,他的叔父乃是御史台监察使……罢了,小弟自去!”


    说完,江朝歌准备离开。


    “御史台监察使?!”三个书生都是脸色大变,连交换眼神的步骤都省了,几乎同时叫住江朝歌:“江兄慢走!”


    “三位兄台还有何事?”


    “江兄糊涂啊!我等读书人为的是什么?就是要救济天下苍生啊,现在既然遇上了,岂有坐视不救之理?!”


    说完,那位柳弘毅还不忘再补一句:“我父与吴庄主有些交情,我去与他说一说,当没有什么大妨,更何况这位夜侦司的大人还受了重伤,若是不及时抢救,怕是会有生命危险,江兄,你觉得呢?”


    “甚好!”江朝歌认真的点了点头。


    三人一听,都是笑了起来,接着,便主动要求帮着江朝歌一起推车,表现出了做好人,不求回报的美德。


    江朝歌自然不会阻止。


    因为,那个白裙萝莉此时正好爬上了独轮车,吐着腥红的舌头,一脸鬼笑的跟梁平安躺在了一起。


    一定要离这个鬼东西远一点!


    此为神经病,最喜吓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