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放开我画皮仙 > 第二章 我死了?

第二章 我死了?

    “一个倒吊人?!”


    江朝歌还没来得及细想,小寡妇便已经跨过门槛进了屋。


    同时,江朝歌看到小寡妇的身体从倒吊的青年捕快身上穿了过去,没有任何停顿,如绢丝滑。


    所以,这次应该是真‘见鬼’了?


    太可怕了!


    江朝歌本能的想退出院子,可想一想自己现在同样是鬼,便又壮了壮胆子,深吸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从进入萧山村后便感觉到有些古怪,所以,决定和倒吊在门梁上的鬼捕快浅显的交流一下。


    “嗨,这位兄弟,你是吊死鬼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短命鬼。”


    还是先以鬼的身份切入,这样或许能引起共鸣。


    但鬼捕快并不理他。


    就跟遇到梁平安时一样。


    又交流不了吗?大家都是鬼,没道理啊?江朝歌想了想后,决定再深入一点:“别装了,兄弟,我已经看到你了,你就吊在门梁上!”


    “……”


    “兄弟你这样一直吊着,不会晕吗?”


    “……”


    “要不然我们交流一下当鬼的经验?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我其实也很喜欢白白嫩嫩的豆腐。”


    “……”


    不管江朝歌怎么找话题,青年捕快都不看他一眼。


    江朝歌权衡了一下利弊后,决定上去‘摇一摇’。


    “兄弟,你怎么了?卡在上现下不来了吗?要不我来帮帮你?”


    他一脸人畜无害的向着鬼捕快走了过去,在距离鬼捕快五尺距离时,猛的一个加速冲刺。


    一把抓住鬼捕快的脑袋。


    使劲摇晃!


    “兄弟,你快下来啊!”


    “别吊着了,想想你那还未过门的妻子!”


    江朝歌的动作很大,但鬼捕快却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脸上笑容依旧非常治愈,如春风般温暖。


    没有意识的吗?


    一只呆头鬼?


    江朝歌有些失落。


    不过,他好像发现一个关键性设定。


    这个世界的鬼和鬼之间是可以“实体交互”的,当他用两只手抓着青年捕快脑袋时,触感非常真实。


    最主要的是温度!


    并不是那种冰冷刺骨的寒冷,而是正常的人体温度。


    这让他的脑海里莫名的想到了很多的‘剧情展开’,甚至,还出现了一个伟大的职业——亡灵骑士!


    但随即,他将这个念头打消。


    “打住,我是要夺舍梁平安的,亡灵骑士这个职业显然不适合我。”


    既然鬼捕快无法交流,江朝歌便准备离开了,可刚踏出一步,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小寡妇的院子里了。


    他的面前依旧是一个院子,但是,却种满了金灿灿的菊花。


    而且,远比小寡妇的院子要宽敞得多。


    有山,有水,有石。


    山是假山,水是绿水,石是青石。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


    最特别的是,他居然觉得面前这个中年男人极为熟悉,以至于他不自觉的叫了一声:“父……父亲!”


    “不要傻站着,捡起地上的刀,捅我!”中年男人语气严厉。


    这是什么神展开?


    江朝歌感觉自己的思绪变得有些混乱。


    一股洪流般的‘记忆’,似乎正在强行涌进了他的大脑。


    他的主观思想被压制。


    他开始不由自主的捡起了地上的刀,向着中年男人一刀捅了过去。


    随即,他手中的刀被中年男人击落,但他并没有放弃,又再次捡起来刀,再次向着中年男人刺去。


    如此反反复复,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看到自己的手掌逐渐结上老茧,他看到自己的手臂逐渐变得粗壮,他看到面前的中年男人逐渐苍老。


    他眼前的景物不断变幻。


    孩童变成了少年,少年成长为青年,青年开始仗势欺人,寻花问柳,然后,家中突逢惊变,贪官老父亲锒铛入狱,青年被流放千里。


    不过,他并没有万念俱灰,而是凭着卓越的本领狂舔县尊千金,最终成功加入了衙门,再次过上了仗势欺人的快活日子。


    没错了,我的名字叫江二郎。


    是淮安县的一名小捕头!


    “小捕头?我是……江二郎?不对啊,我明明是江朝歌!这不是我的记忆……这是鬼捕快的记忆!”


    江朝歌的眉心微微胀痛。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他还有些不太适应,但好在他想到了一句名言:word很大,你忍一下!


    于是,他肃然惊醒!


    记忆依旧在继续。


    他出现在淮安县的衙门大堂,原因是有一个书生来报案,说是有一个同行的秀才在路上失踪了,地点就在萧山村的附近。


    “萧山村!”


    江朝歌大概知道‘江二郎’出现在萧山村的原因了。


    因为是有功名的秀才,又涉及到了乡试,县衙还是很重视的,便派了江二郎过来调查。


    江二郎带着两名捕快到了萧山村,先是询问了村民,结果,村民们都纷纷表示没有见过什么秀才。


    于是,江二郎便下令,三人分头寻找,两名捕快一个去了附近的‘土地庙’,一个去了山上。


    而江二郎则是选择杀一个回马枪,入夜后独自再探萧山村。


    画面的最后是江二郎摸黑进村,并且,顺利的翻墙潜入了小寡妇的院子……


    但他并没有看到小寡妇,而是在院中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十二三岁的模样,脸上还有着一块蛇形胎记。


    再然后……


    记忆便没有了。


    画面一黑。


    “我死了?”


    江二郎的心里充满了不甘。


    倒不是因为没和小寡妇成功交流,而是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那就是寻找抄家后失踪的姐姐。


    他似乎对这位姐姐有着一种莫名的执着,他至今都记得姐姐的样子,记得姐姐开心的笑容,还有姐姐抱着他时的温暖。


    至于那位锒铛入狱的贪官老父亲,他倒不是太关心?


    江朝歌狠狠的甩了甩头,甩去这些杂念。


    我是江朝歌!


    一个新时代的五好青年!


    接着,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小寡妇的院子里,只是,此时的门梁上,却是空空如也。


    江二郎不见了!!!


    “去哪了?”


    江朝歌的思维一时间有些停滞,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冷静消化一下。


    “我应该是具备了读取鬼魂记忆的能力!”


    “这个能力的触发条件似乎是摇一摇?不对,应该是接触!”


    “现在有一个问题,画面最后出现的少女是谁?”


    “是少女杀了江二郎吗?可为什么在江二郎的记忆中却没有少女动手的画面?江二郎虽然是个浪子,但实力还是有的,自小修习刀法,一般人近身都难,如果真是少女杀了江二郎,她是用的什么方法?”


    信息量有些大。


    江朝歌现在掌握的线索还是太少了,他决定再进屋看看。


    迈过门槛。


    他就看到小寡妇正撅着屁股,蹲在一口铁锅前。


    铁锅里面是一大锅白白嫩嫩的豆腐,小寡妇不断的用手抓着锅里的豆腐,往嘴里疯狂的猛塞。


    她吃得非常急,非常快,仿佛再不吃那些豆腐就没有了。


    而且,每吃一块豆腐,小寡妇脸上的笑容便越发的治愈,跟青年捕快江二郎脸上的笑容一模一样,就如同三月盛开的桃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