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放开我画皮仙 > 第一章 倒吊人

第一章 倒吊人

    萧山村有一件怪事。


    凡是借宿在村中的过路人,都会在当天晚上神秘失踪。


    ……


    漆黑的夜幕下。


    江朝歌走在不见草根的泥路上,听着枯树上老鸦的嘶鸣,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四处张望着。


    不出意外,他迷路了!


    但他的运气似乎不错,两个时辰后便看到一个同样赶夜路的身影。


    那是一个青年书生,背着一个半人高的‘竹箱’,再加上一身灰蓝色的儒衫,神似《倩女幽魂》里宁采臣的打扮。


    “嗨,兄弟,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不?”江朝歌热情的朝书生挥了挥手。


    不过,书生并不搭理他,自顾自的行走。


    江朝歌也不气馁,立即换了一个入乡随俗的方式:“这位兄台,小生不幸迷了路,不知周围可有落脚的村庄?”


    然而,依旧没有回音。


    于是,江朝歌只能拦在了书生的面前:“兄台,山道路滑,不如结伴同行如何?放心,我也是读书人!”


    先以‘读书人’的身份拉近彼此的距离,然后再图谋不轨。


    可惜,江朝歌的计划并没有得逞。


    因为,书生直接就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


    “穿……穿过去了?”


    江朝歌愣了一下,随即,后背微凉。


    “我撞鬼了!!”


    这个世界居然有鬼?


    一瞬间,他唯物主义的三观直接被颠覆,不过,庆幸的是这个鬼书生似乎并没有害他的意思。


    “可我为什么能看到鬼?”


    “难道,是因为我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三魂七魄还没有凝实,所以能看到一些‘阴物’?”


    既然穿越这么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那么,走夜路遇见个鬼……应该算合理吧?


    江朝歌的心理素质一向过硬。


    他只是腿有点抖而已。


    问题不大!


    而且,很快他就灵光一闪。


    既然鬼书生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代表附近有村庄?


    “反正这鬼书生也没有要害我的意思,不如试着先跟着他看看,或许,就从这山里走出去了?”


    江朝歌已经在山里转了两个时辰了,好不容易来了个‘导游’,就算是鬼,他也没准备放过。


    他若即若离的跟在鬼书生后面。


    两刻钟后。


    来到了一座古旧的石桥,石桥旁有一棵枯树,桥头还立着地碑,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萧山村。


    “还真找到了一个村庄?”江朝歌欣喜不已。


    虽然,面前的村庄笼罩在漆黑中,村中没有点一盏灯火,也没有听到犬吠,感觉有些荒凉,但确实是一个村庄。


    眼看着鬼书生径直的进了村,他立即跟上。


    接着,他就看到鬼书生进了一个农户家的小院。


    看起来竟然是准备敲门。


    “半夜鬼敲门?这户人家应该没干好事!不知道是不是寡妇?”江朝歌其实更好奇,鬼能敲得响门吗?


    “咚咚咚!”


    木门给出了回应。


    “谁啊?”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是一声嗔骂:“死鬼,午时才偷的腥,现在又来?不知道走后门吗?”


    还真是个寡妇?而且,还喜欢让‘鬼’走后门?


    江朝歌没什么特殊爱好,他只是想看看小寡妇开门后发现门口“空无一人”时,会露出怎样夸张的表情?


    正想着,就听到鬼书生开口了。


    “半夜叨扰嫂子,实在抱歉。小生是三十里外临河村的秀才,姓梁,名平安,因赶路去淮安县参加乡试,故而错过了宿头,想在嫂嫂家中借宿一宿。”


    怎么回事?这个世界的鬼能直接和人对话的吗?


    江朝歌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但这时木门已经打开了,一个披着碎布花衫,长相秀美,眼带桃花,身材下作的小寡妇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


    “哟,还真是个读书人,长得怪秀气的,不似那些粗鄙的武夫。”小寡妇看到书生后,便立即将那下作的身材完全探了出来:“嫂嫂家里刚煮了白白嫩嫩的豆腐,小秀才要不要进来吃一口再继续赶路?”


    “不……不麻烦了。”梁平安目光躲闪,连连摇头:“小生自备了干粮,只想借宿一宿,嫂嫂若是方便……”


    “方便啊,嫂嫂今天特方便!只是,小秀才,真不吃豆腐?又大又白哟!”


    “不……不吃。”


    “哼,不吃便算了!”被两次拒绝的小寡妇态度徒然一变:“萧山村是不会收留外人的,快走吧!”


    “呯!”


    房门关闭。


    ……


    萧山村,依旧很黑。


    被拒之门外的梁平安叹出一口气,悻悻的从小寡妇的门前离去。


    他走向了第二户人家。


    第二次敲门。


    “……”


    “走走走,萧山村不欢迎外人!”


    不远处,传来喝骂声。


    这次拒绝他借宿的是一个面容和蔼,看似纯良的老爷爷,而且,对方还顺便问侯了梁平安的家人。


    “……”


    “出去,什么读书人,想借宿……门都没有!”


    “……”


    “滚滚滚,秀才了不起?别说你只是个秀才……就算是举人来了,我张二狗家的门,你也进不了!”


    “……”


    梁平安不断敲门,又不断被拒绝,渐渐的越行越远。


    而在小寡妇的门前。


    江朝歌却僵硬的站在原地。


    因为,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如果小寡妇能看到梁平安,还能和梁平安对话,那谁才是鬼?


    “我才是鬼?!”


    即便心理素质过硬,江朝歌也有些要崩溃了。


    一只鬼能干嘛?


    洗洗干净,然后,找一户好人家投胎吗?


    等等,投胎!!!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我穿越的时间早了一点,我的宿主还没有‘死’,所以,我暂时还没有完成‘夺舍’?”


    江朝歌在以前的世界中看过不少小说,开局都会给主角一些压力,上来就进牢房的比比皆是,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落地成鬼吧?


    绝对不可能!


    他的潜意识还是想再挣扎一下。


    “只是,如果我真的是穿越早了,那我夺舍的对象又是谁呢?”


    难道是……


    梁平安!!


    对,就是梁平安!


    否则,山间小道上为什么独独就遇到了梁平安?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说起来……梁平安跑哪儿去了?”


    江朝歌四处张望,发现梁平安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他隐隐记得梁平安应该是往村子西面的方向过去了。


    问题不大!


    “对了,我现在是一只鬼,那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从小寡妇的家里穿过去,这样好像更近一些?”


    江朝歌绝对没有要轻薄‘嫂嫂’的心思,他只是明白两点之间直线更近的道理,同时,他还想做个实验,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能穿透。


    然后,他向着面前的木门走了过去。


    谨慎起见,他没有直接用头去撞,而是先用手试了一下。


    门,很丝滑!


    “这种感觉……还挺神奇的。”


    一个眨眼间的功夫,江朝歌便进入了小寡妇的屋子。


    随即,他便看到小寡妇正迈着小碎步,一步三摇的向里屋走去,手里还抓着一块灰白色的毛巾擦拭着雪白如玉的身子。


    “嫂嫂的衣物怎么没了?”


    再往旁边一看,江朝歌发现那件碎花布衫正晾晒在院中的一根竹杆上,嘀嘀哒哒的往下流水。


    原来是刚冲了个澡?


    速度真快!


    只是,为何嫂嫂家中还有一人?!


    那是一个年龄二十左右的青年,就在小寡妇的里屋门口。


    他的头上戴着冠帽,身上穿着一件制式的蓝色官服,胸口印着一个大大的‘捕’字,一看就是某个衙门的小捕快。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青年此时是头朝下,脚朝上的挂在门梁上,脸上还有着一种治愈般的笑容。


    他的嘴角高高勾起,两只眼睛弯得如同天上的月牙儿,目光静静的看着小寡妇,脸上溢满了岁月静好的温柔。


    很暖,暖的就像是三月盛开的桃花。


    而现在的时间是……


    子时,三更!


    月黑,风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