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机场开酒吧 > 第6章 鼎湖山

第6章 鼎湖山

    第6章 鼎湖山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我们驱车直入鼎湖山,提酒的事情抛之脑后。


    风景区的保安接过我手上的门票,撕掉一半,说道:“天刚亮时下了一场大雨,才歇息,你们来得恰好。”


    也许是下过雨的缘故,游客几乎遇不上。云层尽去,太阳出来,但薄雾依然弥漫在湖上,山涧上,我们身上,静悄悄地染上金黄,空中似乎还能感受到那飘零着芦荻花的水滴,几次沾润了颖娴的发梢。


    农历五月的龙舟水在珠三角连绵不断,人迹罕至,青苔在数个夜晚里大张旗鼓地占领了上山的路,石头冒出了嫩嫩的绿光,看着就像是一个个机灵的小鬼。


    山涧中,水流从岩石间飞快地穿过,在石缝处处里挂起小小的瀑布,没有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烈,反而显得更加幽静,最后汇成一潭清水,静咪咪地歇息着,静得像个老态龙钟的垂髫,澈得一眼便看出鱼鳞的纹理。水潭有气无力地折射着刚露出头、笨重的阳光。


    我先挑起话题:“鼎湖山原来的名字是''山顶''的''顶'',因为山顶有一个常年又满又绿的湖,但也有一个传说是,黄帝打败蚩尤,在此铸鼎,故称鼎湖。往里走就看到一个大鼎,不过我觉得这只是一个神话,不是真的。”


    “点解噶?”颖娴那不咸不淡的粤语笑道。


    我噗呲笑了:“以前都是黄河文明,黄帝在涿鹿打败蚩尤,也就是现在的河北,你想想哈,从河北跑来肇庆铸鼎,脚都走废了吧。对了,你会说点粤语吗?”


    “朋友只教我一两句,点解啊,母鸡啊,猴啊猴啊。也听不懂,仅此而已。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荒唐。”


    “你若喜欢学,日常我们可以多说一些。”


    “猴啊!那‘鼎湖山’怎么说?”


    “鼎湖山。”


    “鼎湖山。”颖娴模仿着我的嘴型,逐字道出。


    “这里的环境可真好,你太会挑地方买房了。”


    我摊开双手,说:“经常需要来这提酒,不希望早晚奔波,长期住酒店并不划算,只能买一个,布置出自己喜欢的生活居所,也是一件让自己愉悦的事情。”


    “那肯定是的。”颖娴低下了头,略有所思。


    见状我便转移话题:“对了,它从前还有一个名字。”


    “怎么还有名字啊?”颖娴惊讶道。


    “上千年的名山,有几个名字也很正常。”


    “那它还叫什么呢?”


    “明朝时候叫做天湖山,大概也是山顶有湖的意思吧,永历帝在山上有个行宫,以前肇庆叫端州。”


    “那宫殿还在吗?”


    “未曾见过,大概是战乱被毁了吧,我也不大清楚。”


    我们从荣睿碑亭拾级而上,沿着曲径,转至山腰间右拐,又过了眠绿亭,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南山半腰处,飞水潭。


    抬头向东望去,在枝丫缝隙间,隐约看到庆云寺的一角。


    大部分的路修得十分完善,还有一些路径,山石嶙峋,飞瀑从崖顶奔下,狭隘的山路变得更加湿滑。


    颖娴自然地右手提起裙皱,左手挽上我的手臂,与其说挽,不如说是若即若离的触碰。轻轻的凉意从她的指尖染上我的神经末梢。


    我眼角余光情不自禁瞄着小心翼翼的颖娴,一眼看去便觉得惊艳的美,再看一眼又觉得天然落俗的美,像是在春天雪融化后流淌着的小溪潺潺流进心窝。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