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向往:忠烈家族,被女儿曝光了! > 第7章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第7章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第7章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在这个院子里,生活了四年?”


    孙正惊愕的看向小可。


    小可的话,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


    天底下,真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


    要说没条件也就罢了。


    能够在家里收集如此多的古董,岳家的生活应该不会太艰难。


    四年不回家,留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独自在家。


    这当爹的,简直禽兽不如!


    旁人看到孙正的表情,尽皆摆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暗暗点头。


    仿佛在说,对,就是这个表情!


    毕竟,他们之前,也都经历过这个阶段。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的父亲啊!”


    孙正看了一眼乖巧的小可,不禁仰天长叹道。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是岳飞在供状下留下的八个字,有苍天可鉴之意。


    用在此时,倒是十分契合。


    孙正现在更加确定,这个古屋和岳飞应该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岳飞的后人,怎么可能会生出岳扬这样的人渣?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缓缓响起。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


    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


    岂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


    最无辜,堪恨更堪悲,风波狱。


    岂不念,疆圻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


    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


    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


    此声娓娓道来,情感充沛。


    仿佛将众人都带到了岳飞的墓前,瞻仰祭奠。


    “你……怎么会这首词?”


    孙正惊讶的看向小可。


    方才小可吟诵的词句,是文徵明纪念岳飞而作的满江红。


    这首词虽然不算冷门词作,但是并不在义务教育的课本之中。


    大多数接受过大学教育的成年人可能都不知道这首词,小可为什么会背诵?


    “我跟着爸爸学的呀!”


    “爸爸每次吟诵了这首词后,都喜欢说伯伯你刚才念叨的八个字。”


    “他总说,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那狗曰的赵构,可不是天……”


    小可刚说完,黄老师立刻走过去,将小可的嘴给捂住了:“小可,后面的那句话不用学。”


    “那是骂人的话,不礼貌。”


    “哦……”


    小可若有所思的说道:“可爸爸说,赵构该骂!”


    “他之所以喜欢这首词,也是因为千秋万世,人人都在骂秦桧。”


    “可真正该骂的,是那偏安一隅,没种的狗皇帝。”


    “……”


    黄老师是真没辙了,骂就骂吧。


    小可将岳扬的话视作箴言,倒也没什么错。


    有的人,确实该骂!


    说得好!


    孙正听完小可的话,更是激动万分。


    世人只知秦桧奸佞,少有人会去研究背后真正的因果。


    正如这首词中所说,秦桧再怎么有本事,凭他就能杀得了岳飞?


    还不是迎合了那个废物皇帝赵构的思想罢了。


    岳飞之死,秦桧难逃其责,赵构更应该背负最大的责任。


    在孙正看来,小可的父亲岳扬应该是真的喜欢这段历史,才能够做出这样的评价。


    亦或者……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正的脑海中产生。


    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里绝对不可能和岳家军有关。


    但一个又一个巧合,让他不得不往这方面联想。


    “小可,你们家除了这些铠甲,还有其他的古物吗?”


    孙正渴望的问道。


    既然屋子的主人不在,他就只能向物件发问了。


    而他们作为考古工作者,最本质的工作,就是让古物开口说话!


    这处院子究竟和岳家军有没有关系,他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辅助判断。


    只可惜……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家里的东西,除了我买的,全都是我来之前就在的。”


    “我也不知道哪些东西是古董。”


    小可迷茫的答道。


    “这样啊,那我能……”


    孙正本想要说,他能否自行去找找看。


    但他话还没说出口,忆兴突然大喊了一声:“我知道!”


    “你知道?”孙正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嗯。我觉得那件东西一定是老东西,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


    忆兴坚定的说道。


    “忆兴,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看孙老师都快急死了。”


    黄老师见忆兴半天进入不了正题,开口道。


    “对不起,对不起。那件东西就在池塘边上,就是小可练武用的银锤!”


    忆兴自信的说道。


    他虽然不懂考古,甚至对古董没有任何的研究。


    但是刚才将银锤托在手上,他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历史的厚重感。


    这种感觉说来玄乎,但其实并不神秘。


    可以理解为,一种沧桑之气。


    “小朋友,我能够去看看吗?”


    孙正早已迫不及待,但是这是别人的家里。


    他们必须经过小可的同意,才能去欣赏人家的收藏品。


    “可以呀,需要我帮忙吗?”小可问道。


    “不需要。”


    孙正摆了摆手。


    心中却是在想,不过是一柄银锤而已,又不是方天画戟,还需要帮忙?


    很快。


    在忆兴的带领下,孙正来到了池塘边上。


    “宝贝!”


    孙正一打眼看到被随意放在路边的银锤,立刻意识到那不是现代产物。


    这种东西,被称作一眼开门,绝不会错。


    “这可是国宝啊,怎么能随便放在水边!”


    孙正着急的跑了过去,想要将银锤拿起,放到屋里去。


    可当他握住银锤,想要发力将其拿起时,却发现这银锤就像是长在土里似的。


    根本拿不动!


    但是话都放出去了。


    他又怎么好意思马上找人搭把手。


    铆足了力气,再试了一次,脸都憋得通红了,只把银锤抬起了几公分。


    “原来如此!是因为银锤太重了,所以才放在这里吗?”


    孙正不得不放弃,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谁知,小可二话不说,走到他身边,一手握住一柄银锤,轻松的将其拿了起来。


    “不是哟,是因为小可每天都在这里练功,放在这里比较方便。”


    孙正见状,登时惊掉了下巴,嘴巴大张。


    这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逆天邪神 玩转那座韩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寒门崛起 临渊行